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网站电竞 > 那时童年吃(完)之六 苦吃:我的中学生活 盐巴干饭咽咽
那时童年吃(完)之六 苦吃:我的中学生活 盐巴干饭咽咽
2019-12-22

献给生我爱我恨我,及诸天下的人们,为活着真好干杯! 一一题记 思索乍起 我不知道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文字,当是自己的率性洒脱,让五十多年的人生旅程,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累积成文。 人生,其实是个空乏的概念,人者,头顶天脚立地也;生者,人之土地之折腾也。归纳以云,人生云者,实为沐浴于空旷天空,依赖、利用和改造大自然,用自己的双手双脚,将土地的效用有效发挥,终活下去的旅行。 但我不清楚是否正确,反正是自己的率性而为,赞同与反对,于我而言,当是笑笑的靥脸,为天下朋友,带来欣慰好。 五十多年人生,就是五十多个春夏秋冬,逝去的已消散,未来的在行走。如同一个萦定,定格的始终,都是虚无罩头,世界有你不多,无你不少,不管你多么伟大,多么渺小,这都是上天的公然裁决,靠所有力量都无法解决,只有自认自命,忍痛接受,方为上上之策。 孩童时光 自小的我生于农村,六十年代是短缺经济,钱不好挣,物资空乏,惟有的是蓝蓝的天,清清的水。是贫脊的父母,用勤劳的双手,垒起的三间土坯房,将自己生育。但却因天生体质赢弱,为父母,特别为年愈九旬的老祖婆,带来了几多拖累,几多哀愁,睡着就哭,背抱就笑,让他们轮流看护,个个都成黑眼窝。有一次哭得昏迷,两日不醒,吓坏的父母,踢踢撞撞,跑了十多里泥泞,背我来到县医院,医生诊脉早已不跳,不停的摇头,示意父母,回天无力,快点背走。父母急了,哭泣着声,跪求医生,一定搭救。抱着死马权当活马医的办法,终于将我抢救。 救是救了,但吃成问题,父亲将他的好衣好裤全部卖光,换来肉食,供老祖婆与母亲食用,老祖婆不肯,要母亲催乳。幸喜生产队分到了大量胡豆豌豆,全家人都要吃得发吐,所以现在母亲回忆起来,一看到胡豆豌豆,胃就不断发呕。总之,我们全家人依靠这样生活,母亲的奶水也足,我吃都吃不完,常常挤出给别家小孩,终于挺出了我的活着。 年幼的我虽然瘦弱,感冒发热是家常便饭,几岁十几岁二十几岁都多吃一小碗饭菜,尿床的经历甚至持续到二十多岁。老祖婆经常拍着打着光屁股的我,“娃娃儿尿床,把老祖婆冲到赵家桥,赵家桥有恩头,吃了把娃娃冲回来。”所以我老祖婆教育我要锻炼身体,只有强身健体,这些天生的禀性,肯定能够改变,为此,一直到现在,我都仍小跑、快走不辍。 身体嬴弱按下不表,但自小我就不乏聪明,从一岁多刚学会说话开始,老祖婆就教我背巜三字经》、巜百家姓》、巜增广贤文》、《千字文》等等,怪就怪在我连听两三遍就倒背如流,至今想来,还记住了其中的许多,让我回味无穷。老祖婆常说,这个娃娃是状元的命,错投了穷胎,若是大户人家,受到良好教育,肯定是个状元郎。父亲也请过路算命先生掐算,简直不差分毫,就是自己的许多前世,回回都是状元郎,好像有一回甚而当上皇帝。 小学、初中、高中,甚至自学取得了两个大学文凭,我的聪明是出了名的,许多教过我的老师常说,这个娃娃记忆力太惊人,头天学的,第二天就记得滚瓜烂熟,十几页的文章,他两早晨就能记住,字也写得特好,作业做得整整齐齐,书包里的东西,码得非常规矩,学过的课本,常常保持如新,作文特棒,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创作小说,小学的语文数学,常常都考满百分,作文更是成范文,老师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念给同学听,还边讲边分析,好像在讲课文。 尚记得第一天小学开学,刚上完一节课我就跑回家,母亲正在自留地割红苕藤,她叫我快去快去,还未放学。我跑回校,学校又上课,老师问我咋的了,我也搞不清楚,只好低头不开腔,老师就抽问我上节课教的东西,我都对答如流,还会临场发挥,抽问其他同学,大家个个都答得五花八门,都是错的多对的少,老师非常惊奇,自此对我另眼相看,我也成了老师的宠儿。 学校的生活是快乐的,加之就学的小学是个闲置的寺庙,雕梁画栋的建筑,飞檐翘壁的屋梁,特别是大戏台,可供几十人在上跳舞,石头有几百上千斤重,主梁柱要两个人才围得过来,还做得特高,起码有三十多米,燕子常常在此垒巢筑窝,学校的树木茂盛,繁花似锦,院落布局非常合理,呈前屋后花园结构,还有一个精致的一亩见方湖塘,水流清澈见底,各种鱼儿自由地于中嬉游,微丢一点鱼食,鱼儿争先簇拥,抢到的摆摆鱼尾,未抢到的高昂头颅,常常惹得我们小小学子,或捧腹开怀,或绕湖而走,或静坐痴看,看天天蓝,看水水清。甚而扯些杂草,穿草嬉逗,跑跑跳跳,煞是快乐。 还有令人欣喜的,正是花园处的一口水井,水非常的清,非常的凉,抿嘴一口,简直甜在嘴里,醉在心头。相传是一老僧所为,已愈一二百年,井开之初,水就至清,从不浑浊,绕井之处还是青石板,大树立,花草香,青苔多,看之喜之,喜之爱之,常之难忘。 院墙周围更是欣喜至盛,爬壁藤及各种认识与不认识的花草,缠绕了整个院墙院围,春夏秋间,绿意盎然,花朵盛开,红的,白的,粉的,蓝的,竞相开放,五颜六色,煞是可爱,总之一句话,颇有鲁迅先生巜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味道,为我们这些娃娃们,在童年、少年时光,绕校敞放,玩泥巴,观蚂蚁,捅蜂墙,跳珠1珠,背课文,冥思索令我们的学校生活,既生趣盎然,又生动活泼,不像现在的应试教育,泯灭了多少孩童天性。 那时学校兴讲故事,我总会在晚上的煤油灯下,或老街的路灯下,将老师处借的故事书连看几遍,在第二天的课堂上维妙维肖地背出,但我声音太小,只好站在课堂中央,使整个课堂鸦雀无声,令老师和同学惊讶之余,不得不叹服我的记忆超群。 巜智性思索》 自传体长篇散文小说连载 张清明

竞技宝竞猜,献给生我养我爱我恨我骂我,及诸天下的人们,为活着真好干杯! 一一题记 落榜务农 在人生的舞台,没有永远可以吃着的盛宴,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肯定没有。譬如读书这回事,高中毕业考大学,大学毕业考硏究生,研究生毕业考博士,博士毕业考博士后,博士后毕业那就必须就业,不可能一直读下去,读到七老八十,甚至生命终点,若要读也可以,各个段位毕业后,若不能升学,那就自学,就可以一直读下去,毕竟,知识的海洋是永无止境,不可穷尽。 我们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毕业的,即1979年。在前一年,老师紧张忙碌地为我们传授和辅导各科文化知识,并不断地宣传“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口号,避免考上的欣喜,没上的沮丧,甚至走极端。但我们学子普遍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的行为,因为对于当时的高考,大家普遍觉得,考上与考不上,就如同现在的赴宴,有空就去,无空拉倒,而且作为农村娃娃,干农活是家常便饭,修地球也是为祖国作贡献,不是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在指导我们前行吗!但作为学校,也并非多此一举,防患于未然,也是理所当然。 我那年落榜了,仅仅差了两分,但我没有哭,只哽咽地滴了几滴眼泪。事后总结,是自己选科不对,当时分文理两科,我文科特好,数一数二,老师还将我推荐去县进修院校重点辅导,可听说考上文科学院只能当老师,而我看的书和道听途说,理科的选择非常之多,尤其自己对当工程师非常向往,我就拒绝了老师好意,伹由于自己理科不算太好,只算中等强一点,加之升学名额有限,还有许多功力深厚的老三届与复读生参考,压力非常之大,简直千人选一,全校近300名高中毕业生只考上了三、四个,还是中专,大学纯粹白板,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紧抓快赶,特别是高考的临场发挥失常,过于紧张,终于名落孙山。 回家务农以后,我父母觉得实在可惜,五兄妹之间,数我这个老大成绩好,在整个村也是众望所归的好成绩,学校更是名列前茅,而弟弟妹妹,个个读书不行,老二勉强读到初中,其他小的两妹一弟,读完小学也是万幸。 于是父亲就托在县公交局上班的二姑父打听,有没有收复读生的学校,不用说还真有,但必须交高昂的学费与住宿费,学校位置又太远,在外县中学,不可能跑通学,自己家庭又太困难,全家七口吃饭父亲一个人做活路,母亲个子矮小、力气弱,干不了多少农活,父母说他们去借,借款读书非常之好,只有等考上学校,待学校毕业,分配工作后慢慢归还,但若考不上呢?这就成了无底债。加之76年父母赡养的上100岁老祖婆病逝,借的一屁股账还未还完,必须努力才能了结。思量再三,看到年老的父母,年幼的弟弟妹妹,我终还是放弃了复读,选择了边务农边复习的方式,终因没有老师系统指导,特别在考文科理科上年年摇摆,参加了两三年高考,还是年年以几分之差落榜,可谓屡败屡战,得不偿失。但我有一个同学家庭条件特别好,一连复读了8次,终于功成圆满,考上了大学,毕业还留校执教,终还当上了校领导。 放弃高考的我选择了漫长的自学,俗话说“穷不丢猪,富不丢书”,我是“人穷志长,穷不丢书”,立志自学也要学点东西,就是学不出名堂,也要增加自己的知识能量,毕竟“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选择自学后,我首先重温初高中课程,然后到书店有选择性地购买了中专及大学的相关书籍,特别是鉴于自己喜好缘故,有针对性地对书法与文学书籍购得相对更多,从而如饥似渴地开始了边务农边自学的人生之旅。 我还是每天早晨六时起床,边打扫院坝边背诵昨晚学习的内容,然后听到生产队的口哨去出早工,譬如担尿水、挖田、扯秧草等等,若无早工可出,就到自留地干活或铲草皮子积肥,然后正常出工出力。出工的工间休息时大家吹牛聊天摆汪汪,我就在一边抱着书本啃起来,大家就笑我“啃了书本干啥子,带不来米带不来钱,终还不是给我们一样修地球。”父母也这样认为,他们也经常不停地劝我,但我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只有矢志不移。 作为农村娃娃,虽说个矮人瘦才1米6左右,我学农活还真的来得快,栽秧打谷样样行,担谷挑子200多斤轻易地担走跑趟子,担尿水是双挑疯跑,直跑得一身汗来一身泥,插秧苗全队数一数二,累高兴了直接在水田里打滚,弄得全身一片水淋淋。 农闲时,我们那里的年轻娃娃喜欢到基建队的建筑工地打小工,顺便跟着中年一点的师傅学学泥瓦匠,父亲也给我找了一个师傅,但我以自己要自学还要准备高考给予了拒绝,只好由小自己2岁的二兄弟去代替。 农村喜欢早订婚早结婚,我看都不看谈也不谈,男儿无能何须谈婚论嫁,父亲虽说气得跺脚,拿个竹杆跟着我碾,还是被母亲劝住,任我自己我行我素。 干农活的这段经历还真的好,就是如同一个大力士在头顶蓝天脚踩大地,摇动手里的锄头钉耙,荡浆在绿色如绸的田野,春暖之时百花开放,金黄色的油菜花喜满眼眸,蜂飞蝶舞的低吟浅唱,将巴蜀的田园装扮得非常美丽。 夏日的天空阳光灿烂,金黄色的麦浪滚滚翻涌,当农人的打谷机、拌桶、帘盖、晒席响起,饱满的浅黄色麦粒与紫黑色的油菜籽,如同翻滚的宝贝流入人们眼眸。其“抢收抢种”的号子,又不断将稚嫩的秧苗染绿着丰收后的空旷田野。 秋高气爽更是一幅精美图画,丰收的歌儿收割着金灿灿的谷穗,不断将农人的粮仓装满。其稻草与谷桩也像打着太极拳,任农人将它们翻晒与挖扯,使块块硕大的土坯变成碎块细沬,洒下的麦种又在其中生根发芽。 冬天是首首古老的歌谣,任传说的唢呐吹奏出嘹亮,在冬藏的地窖孕育发酵,一个个新嫁娘被娶进家门,以鞭炮声声的灿响载入,把腊肉、香肠与新衣新裤一起,去迎接春天与欢唱新年。 农村真的是个广阅天地,在那里真的大有作为。可随着土地包产到户,农忙时节的活路一做,留下了许多空闲时间,父母建议我好出外找份活干,打打工,加上许多外面的精彩空气涌入,自己也对高考失去希望,自学肯定永远坚持,也就产生了出外打工谋生的意象,去透透风,去痴痴想,去傻傻看。

如果不是联产承包责任制,饥饿还会一直挥之不去。

竞技宝竞猜 1

但肇始于1980年后的若干年,还是只能填饱肚子。到真正能够算是基本的丰衣足食,则应该是到1992年那样一个夏天,我终于跳出农门之后……

那时童年吃(完)之六苦吃:我的中学生活盐巴干饭咽咽

1.童年的饥饿,到10来岁的时候,亦即伟大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实现后,方才有所缓解。

这个缓解,意思是以大米为主食的碳水化合物基本能满足活命的需要,可以敞开肚皮整,但远远说不上营养,更说不上均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