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网站电竞 > 荷塘三味_科幻灵异_好文学网
荷塘三味_科幻灵异_好文学网
2019-11-30

这个故事有一半是亲身经历的,一半是听说的。 水鬼,几乎是小时候大人吓唬小孩不玩水常说的一个词。所以,我至今还是个旱鸭子。 我们那一片地方都是洞庭湖围湖造田出来的,所以水面非常大,这片地方都是小时候的乐园。可惜后来上大学回去的时候,发现那一片已经全部成为了农田。 小时候,我们队的房子都是按照一条线排列的,旁边连着大堤,在外面就是资江河。后面是一片农田,农田再往北就是洞庭湖,前面是一块特别大的家庭圈养湖。一到夏天,圈养湖旁边的芦苇荡,湖中间的荷叶、荷花和莲蓬都是我们小孩非常向往的。 那些荷塘一般都比较浅,都是淹不死人的。只有陈家的荷塘因为养的是大鱼,所以挖的比较深,他们家的莲蓬也是要摘了去卖的,因为饲养的比较好,所以他们家的鱼和莲蓬都是长得好的。这个荷塘自然也成为了小孩们向往的地方。 一天中午吃完饭,我和哥哥正在睡午觉,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我们跑到外面一看,之间邻居家的堂屋外面围了很多人,队里所有的劳动力都围在陈家池塘旁边,另据宋叔叔在荷塘里打捞着什么,妇女们则围在外面在七嘴八舌着。我起初以为是队里开会,也就不以为然。后来我听见邻居王阿姨开始在那嚎啕大哭,我和哥哥赶紧跑过去准备看热闹。 到了邻居家,前面荷塘的人群开始往这边移动,王阿姨跟在人群的外面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妈在旁边搀扶着各种安慰。陈叔叔拿了一口锅放在外面,当时我还不知道是要做什么用。人群终于到了堂屋前面,只见宋叔叔抱着宋峰(我的玩伴,年龄跟我差不多,但是比我调皮很多,水性特别好。)边走边呼唤,峰子,你醒醒啊。峰子的弟弟宋雷在旁边傻傻的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峰子,他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样子,整个脸上都是一种可怕的苍白和浮肿。大家把他平放在锅上面,宋叔叔边哭着边去做人工呼吸还有按胸等。整个场面一片混乱。宋雷瘫坐在人群旁边,嘴里一直地念叨着什么,没人管他。 我拨开人群,小步跑到宋雷旁边蹲下来,“雷子,峰子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脸肿的那么大,脸色还那么白?” “鬼!是鬼!我和峰子准备去摘莲蓬,峰子扑通到水里面,摘了一堆莲蓬了。我在岸边玩泥巴,过了一会,荷塘里面没有动静了。我试着叫了一声,荷塘里面没有声音,只见很多荷叶成片倒下,只能看见一团黑影,就是看不见峰子。我当时吓懵了。直到反应过来,我才开始大叫爸爸的名字。” 水鬼,肯定是水鬼。我心里想着。 峰子到底还是没有救活,运进棺材的时候,我看到他苍白脚踝上面有一个黑手印。 第二天,陈叔和宋叔叔把那个荷塘的水放干了,里面除了一些鱼和莲藕,什么都没有,后来那个鱼塘被填平了。峰子被火化,骨灰被扔到资江河里面去了。(老家习俗,非正常死亡的年轻人和小孩是不能入祖坟的。) 那一次之后,雷子变得越来越不合群,感觉也越来越傻,越来越内向。我上大学之后,过年回去也没见过他,听说是去打工去了,好几年没回来了。 有关水鬼的故事很多,后续再多更几篇给大家。

藕心菜,又称藕尖,也有叫藕带,藕鞭。是菜蔬中的珍品。炎炎夏日里一盘脆嫩爽口的藕心菜,弥漫着荷塘清凉的气息,确实是脍炙人口,纯天然的美味。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清晨的菜市场,摊位上摆满了各种新鲜蔬菜。碧绿的青菜、鲜嫩的豆角、紫色的茄子、鲜红的西红柿…,水灵灵,亮闪闪,争相斗艳。在色彩斑斓的菜蔬中,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一把把精心摆放的藕心菜,如同洁白无暇和田白玉,藕尖还带着黄色的籽皮。加上星星点点水珠的滋润,更是鲜嫩无比。所以,在蔬菜中藕心菜的价格贵。刚上市卖到二十多元一斤,比猪肉还贵。藕心菜虽不是山珍海味,却是来自乡野湖塘中的美味!

白玉般纯净柔嫩的藕心菜,来自荷塘深深的污泥中,采挖的辛苦不言而喻,浅浅的水面下是厚厚的淤泥,挖藕心菜的人要踩在齐膝深的淤泥里,腑身用手在泥水里摸索挖掘。顺着藕心菜茎在淤泥里的走势,小心翼翼的把藕心菜挖出。洗净污泥,浸在清水里保持水嫩的原始状态,等待上市出售。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黑黢黢的淤泥里竟有如此洁白鲜嫩的藕心菜,这正是大自然恩赐给我们的美味佳肴。

炒藕心菜,只需简单朴素的烹饪方法。把藕心菜切成一寸长的小段,配上几片青椒或红椒,在大火上爆炒几下,放入食盐、蒜末出锅即可。盛在描花碟子里,加上青椒或红椒的点缀,色香味恰到好处,让人无可挑剔。此时倒一杯酒,就着清香扑鼻,脆嫩爽口的藕心菜,浅酌慢饮。仿佛有一股乡野荷塘的清凉气息在四周飘逸,人和自然在这一刻竟如此的亲近和了然。

莲蓬子,又叫藕实、莲子、莲房。常看见百荷园里的莲花纷纷坠落的时候,隐藏在花蕊里的莲蓬才显现出娇羞的身影。

公园里的莲花是观赏的,莲蓬也不会有人采摘。留得枯荷听雨声时,枯黄的荷梗还高擎着从翠绿已经变成乌黑的莲蓬,在寒风里摇曳。只有鸟儿才是座上客,从莲蓬初长成,一直在莲蓬上享受着得天独厚的美味佳肴。

莲蓬子是童年的美味,有首古诗写得好:“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每当走过繁华的新西街,都会想起在城墙边的那个荷塘,塘边古柳依依,塘里莲叶田田。每到盛夏时分,怒放的荷花像刚出浴的美人,摇曳的荷叶是她们美丽的衣裙。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孩子们赤着脚摸到荷花塘里,每人摘一片荷叶戴在头上作帽子,模仿小兵张嗄在池塘边打起泥巴战。荷花结出莲蓬的时候,孩子们争先恐后到荷塘里摘,每人摘一大捧,躺在柳荫下剥莲蓬子吃,嫩嫩的,甜甜的。听着树上知了的鸣叫,阵阵凉爽的荷风从身上拂过,这就是那让人难忘的童年。

人在孩童时容易满足,母亲给了五分钱,就觉得自己富有。可以趾高气扬地上街买零食,五分钱能买到一盏莲蓬子,是刚刚从新鲜的莲蓬上剥下来的,不用称称,用茶盏子装满一盏即可。边玩边剥着吃,剥去翠绿的外皮,露出洁白的莲子,再把莲子里面青绿色像幼芽似的心剔去,吃起来脆嫩香甜。若不把莲子心去掉,吃在嘴会苦涩耐咽。

莲蓬常有,溪边卧剥莲蓬的日子不常有。如今再也不会买一盏莲蓬子装在口袋里,边玩边吃了。不过盛夏时,会时常喝一碗银耳莲子汤,莲子确实有去暑的功效,让炎炎盛夏多一份清凉和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