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入口 > 秋夜暑热未消忽雷电大作为余平生所罕见也疑为暑寒二气相冲所至遂罢网哦诗用进退格原文[陈忠平古诗]
秋夜暑热未消忽雷电大作为余平生所罕见也疑为暑寒二气相冲所至遂罢网哦诗用进退格原文[陈忠平古诗]
2020-01-16

暑寒逢狭路,殊死一相争。夜幕撕将裂,城云压欲崩。天何多异象,世已少冤情。我且闭深户,惟愁网不能。——清代·陈忠平《秋夜暑热未消忽雷电大作为余平生所罕见也疑为暑寒二气相冲所至遂罢网哦诗用进退格》

卷六百一十八 卷618_1 「读《阴符经》寄鹿门子」陆龟蒙 清晨整冠坐,朗咏三百言。备识天地意,献词犯乾坤。 何事不隐德,降灵生轩辕。口衔造化斧,凿破机关门。 五贼忽迸逸,万物争崩奔。虚施神仙要,莫救华池源。 但学战胜术,相高甲兵屯。龙蛇竞起陆,斗血浮中原。 成汤与周武,反覆更为尊。下及秦汉得,黩弄兵亦烦。 奸强自林据,仁弱无枝蹲。狂喉恣吞噬,逆翼争飞翻。 家家伺天发,不肯匡淫昏。生民坠涂炭,比屋为冤魂。 只为读此书,大朴难久存。微臣与轩辕,亦是万世孙。 未能穷意义,岂敢求瑕痕。曾亦爱两句,可与贤达论。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方寸了十字,万化皆胚腪. 身外更何事,眼前徒自喧。黄河但东注,不见归昆仑。 昼短苦夜永,劝君倾一尊。 卷618_2 「奉和袭美初夏游楞伽精舍次韵」陆龟蒙 吴都涵汀洲,碧液浸郡郭。微雨荡春醉,上下一清廓。 奇踪欲探讨,灵物先瘵瘼。飘然兰叶舟,旋倚烟霞泊。 吟谭乱篙舻,梦寐杂巘崿。纤情不可逃,洪笔难暂阁。 岂知楞伽会,乃在山水箔。金仙着书日,世界名极乐。 薝卜冠诸香,琉璃代华垩。禽言经不辍,象口川宁涸。 万善峻为城,巉巉扞群恶。清晨欲登造,安得无自愕。 险穴骇坤牢,高萝挂天笮。池容淡相向,蛟怪如可摸。 苔蔽石髓根,蒲差水心锷。岚侵答摩髻,日照狻猊络。 仰首乍眩施,回眸更辉z8.檐端凝飞羽,磴外浮碧落。 到回解风襟,临幽濯云屩。尘机性非便,静境心所着。 自取海鸥知,何烦尸祝酢。峰围震泽岸,翠浪舞绡幕。 潋滟岂尧遭,嶘嵃非禹凿。潜听钟梵处,别有松桂壑。 霭重灯不光,泉寒网犹薄。僮能蹑孤刹,鸟惯亲摐铎。 服道身可遗,乞闲心已诺。人间亦何事,万态相毒蠚。 战垒竞高深,儒衣谩褒博。宣尼名位达,未必春秋作。 管氏包霸图,须人解其缚。伊余采樵者,蓬藋方索寞。 近得风雅情,聊将圣贤度。多君富遒采,识度两清恪。 讵宠生灭词,肯教夷夏错。未为尧舜用,且向烟霞托。 我亦摆尘埃,他年附鸿鹤。 卷618_21 「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小松」陆龟蒙 擢秀逋客岩,遗根飞鸟径。因求饰清閟,遂得辞危夐。 贞同柏有心,立若珠无胫。枝形短未怪,鬣数差难定。 况密三天风,方遵四时柄。那兴培塿叹,免答邻里病。 微霜静可分,片月疏堪映。奇当虎头笔,韵叶通明性。 会拂阳乌胸,抡才膺帝命。 卷618_22 「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小桂」陆龟蒙 讽赋轻八植,擅名方一枝。才高不满意,更自寒山移。 宛宛别云态,苍苍出尘姿。烟归助华杪,雪点迎芳蕤。 青条坐可结,白日如奔螭。谅无pk翦忧,即是萧森时。 洛浦虽有荫,骚人聊自怡。终为济川楫,岂在论高卑。 卷618_23 「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新竹」陆龟蒙 别坞破苔藓,严城树轩楹。恭闻禀璇玑,化质离青冥。 色可定鸡颈,实堪招凤翎。立窥五岭秀,坐对三都屏。 晴月窈窕入,曙烟霏微生。昔者尚借宅,况来处宾庭。 金罍纵倾倒,碧露还鲜醒。若非抱苦节,何以偶惟馨。 徐观稚龙出,更赋锦苞零。 卷618_24 「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鹤屏」陆龟蒙 时人重花屏,独即胎化状。丛毛练分彩,疏节筇相望。 曾无氃氋态,颇得连轩样。势拟抢高寻,身犹在函丈。 如忧鸡鹜斗,似忆烟霞向。尘世任纵横,霜襟自闲放。 空资明远思,不待浮丘相。何由振玉衣,一举栖瀛阆。 卷618_25 「奉和袭美酬前进士崔潞盛制见寄因赠至一百四十言」陆龟蒙 孔圣铸颜事,垂之千载馀。其间王道乖,化作荆榛墟。 天必授贤哲,为时攻翦除。轲雄骨已朽,百代徒趑趄。 近者韩文公,首为闲辟锄。夫子又继起,阴霾终廓如。 搜得万古遗,裁成十编书。南山盛云雨,东序堆琼琚。 偶此真籍客,悠扬两情摅。清词忽窈窕,雅韵何虚徐。 唱既野芳坼,酬还天籁疏。轻波掠翡翠,晓露披芙渠。 俪曲信寡和,末流难嗣初。空持一竿饵,有意渔鲸鱼。 卷618_26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初入太湖」陆龟蒙 东南具区雄,天水合为一。高帆大弓满,羿射争箭疾。 时当暑雨后,气象仍郁密。乍如开雕笯,耸翅忽飞出。 行将十洲近,坐觉八极溢。耳目骇鸿濛,精神寒佶栗。 坑来斗呀豁,涌处惊嵯崒。崄异拔龙湫,喧如破蛟室。 斯须风妥帖,若受命平秩。微茫诚端倪,远峤疑格笔。 巉巉见铜阙,左右皆辅弼。盘空俨相趋,去势犹横逸。 尝闻咸池气,下注作清质。至今涵赤霄,尚且浴白日。 又云构浮玉,宛与昆阆匹。肃为灵官家,此事难致诘。 才迎沙屿好,指顾俄已失。山川互蔽亏,鱼鸟空聱耴. 何当授真检,得召天吴术。一一问朝宗,方应可谭悉。 卷618_27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晓次神景宫」陆龟蒙 晓帆逗碕岸,高步入神景。洒洒襟袖清,如临蕊珠屏。 虽然群动息,此地常寂静。翠镊有寒锵,碧花无定影。 凭轩羽人傲,夹户天兽猛。稽首朝元君,褰衣就虚省。 呀空雪牙利,嗽水石齿冷。香母未垂婴,芝田不论顷。 遥通河汉口,近抚松桂顶。饭荐七白蔬,杯酾九光杏。 人间附尘躅,固陋真钳颈。肯信抃鳌倾,犹疑夏虫永。 玄津荡琼垄,紫汞啼金鼎。尽出冰霜书,期君一披省。 卷618_28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入林屋洞」陆龟蒙 知名十小天,林屋当第九。题之为左神,理之以天后。 魁堆辟邪辈,左右专备守。自非方瞳人,不敢窥洞口。 唯君好奇士,复啸忘情友。致伞在风林,低冠入云窦。 中深剧苔井,傍坎才药臼。石角忽支颐,藤根时束肘。 初为大幽怖,渐见微明诱。屹若造灵封,森如达仙薮。 尝闻白芝秀,状与琅花偶。又坐紫泉光,甘如酌天酒。 何人能挹嚼,饵以代浆糗。却笑探五符,徒劳步双斗。 真君不可见,焚盥空迟久。眷恋玉碣文,行行但回首。 卷618_29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雨中游包山精舍」陆龟蒙 包山信神仙,主者上真职。及栖钟梵侣,又是清凉域。 乃知烟霞地,绝俗无不得。岩开一径分,柏拥深殿黑。 僧闲若图画,像古非雕刻。海客施明珠,湘蕤料净食。 有鱼皆玉尾,有乌尽金臆。手携鞞铎佉,若在中印国。 千峰残雨过,万籁清且极。此时空寂心,可以遗智识。 知君战未胜,尚倚功名力。却下听经徒,孤帆有行色。 卷618_30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毛公坛」陆龟蒙 古有韩终道,授之刘先生。身如碧凤凰,羽翼披轻轻。 先生盛驱役,臣伏甲与丁。势可倒五岳,不唯鞭群灵。 飘飖驾翔螭,白日朝太清。空遗古坛在,稠叠烟萝屏。 远怀步罡夕,列宿森然明。四角镇露兽,三层差羽婴。 回眸盼七炁,运足驰疏星。象外真既感,区中道俄成。 迩来向千祀,云峤空峥嵘。石上橘花落,石根瑶草青。 时时白鹿下,此外无人行。我访岑寂境,自言斋戒精。 如今君安死,魂魄犹膻腥。有笈皆绿字,有芝皆紫茎。 相将望瀛岛,浩荡凌沧溟。 卷618_31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三宿神景宫」陆龟蒙 灵踪未遍寻,不觉溪色暝。回头问栖所,稍下杉萝径。 岩居更幽绝,涧户相隐映。过此即神宫,虚堂惬云性。 四轩尽疏达,一榻何清零。仿佛闻玉笙,鼓铿动凉磬。 风凝古松粒,露压修荷柄。万籁既无声,澄明但心听。 希微辨真语,若授虚皇命。尺宅按来平,华池漱馀净。 频窥宿羽丽,三吸晨霞盛。岂独冷衣襟,便堪遗造请。 徒深物外趣,未脱尘中病。举首谢灵峰,徜徉事归榜。 卷618_32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以毛公泉献大谏清河公」陆龟蒙 先生炼飞精,羽化成翩翻。荒坛与古甃,隐轸清泠存。 四面蹙山骨,中心含月魂。除非紫水脉,即是金沙源。 香实洒桂蕊,甘惟渍云根。向来探幽人,酌罢祛蒙昏。 况公珪璋质,近处谏诤垣。又闻虚静姿,早挂冰雪痕。 君对瑶华味,重献兰薰言。当应涤烦暑,朗咏翚飞轩。 我愿得一掬,攀天叫重阍。霏霏散为雨,用以移焦原。 卷618_33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缥缈峰」陆龟蒙 左右皆跳岑,孤峰挺然起。因思缥缈称,乃在虚无里。 清晨跻磴道,便是孱颜始。据石即更歌,遇泉还徙倚。 花奇忽如荐,树曲浑成几。乐静烟霭知,忘机猿狖喜。 频攀峻过斗,末造平如砥。举首阂青冥,回眸聊下视。 高帆大于鸟,广墠才类蚁。就此微茫中,争先未尝已。 葛洪话刚气,去地四千里。苟能乘之游,止若道路耳。 吾将自峰顶,便可朝帝扆。尽欲活群生,不唯私一己。 超骑明月蜍,复弄华星蕊。却下蓬莱巅,重窥清浅水。 身为大块客,自号天随子。他日向华阳,敲云问名氏。 卷618_34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桃花坞」陆龟蒙 行行问绝境,贵与名相亲。空经桃花坞,不见秦时人。 愿此为东风,吹起枝上春。愿此作流水,潜浮蕊中尘。 愿此为好鸟,得栖花际邻。愿此作幽蝶,得随花下宾。 朝为照花日,暮作涵花津。试为探花士,作此偷桃臣。 桃源不我弃,庶可全天真。 卷618_35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明月湾」陆龟蒙 昔闻明月观,只伤荒野基。今逢明月湾,不值三五时。 择此二明月,洞庭看最奇。连山忽中断,远树分毫厘。 周回二十里,一片澄风漪。见说秋半夜,净无云物欺。 兼之星斗藏,独有神仙期。初闻锵镣跳,积渐调参差。 空中卓羽卫,波上停龙螭。踪舞玉烟节,高歌碧霜词。 清光悄不动,万象寒咿咿。此会非俗致,无由得旁窥。 但当乘扁舟,酒翁仍相随。或彻三弄笛,或成数联诗。 自然莹心骨,何用神仙为。 卷618_36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练渎」陆龟蒙 越恃君子众,大将压全吴。吴将派天泽,以练舟师徒。 一镜止千里,支流忽然迂。苍奁朿洪波,坐似冯夷躯。 战舰百万辈,浮宫三十馀。平川盛丁宁,绝岛分储胥。 凤押半鹤膝,锦杠杂肥胡。香烟与杀气,浩浩随风驱。 弹射尽高鸟,杯觥醉潜鱼。山灵恐见鞭,水府愁为墟。 兵利德日削,反为雠国屠。至今钩镞残,尚与泥沙俱。 照此月倍苦,来兹烟亦孤。丁魂尚有泪,合洒青枫枯。 卷618_37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投龙潭」陆龟蒙 名山潭洞中,自古多秘邃。君将接神物,聊用申祀事。 熔金象牙角,尺木无不备。亦既奉真官,因之徇前志。 持来展明诰,敬以投嘉瑞。鳞光焕水容,目色烧山翠。 吾皇病秦汉,岂独探幽异。所贵风雨时,民皆受其赐。 良田为巨浸,污泽成赤地。掌职一不行,精灵又何寄。 唯贪血食饱,但据骊珠睡。何必费黄金,年年授星使。 卷618_38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孤园寺」陆龟蒙 浮屠从西来,事者极梁武。岩幽与水曲,结构无遗土。 穷山林干尽,竭海珠玑聚。况即侍从臣,敢爱烟波坞。 幡条玉龙扣,殿角金虬舞。释子厌楼台,生人露风雨。 今来四百载,像设藏云浦。轻鸽乱驯鸥,鸣钟和朝橹。 庭蕉裂旗旆,野蔓差缨组。石上解空人,窗前听经虎。 林虚叶如织,水净沙堪数。遍问得中天,归修释迦谱。 卷618_39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上真观」陆龟蒙 尝闻升三清,真有上中下。官居乘佩服,一一自相亚。 霄裙或霞粲,侍女忽玉姹。坐进金碧腴,去驰飙欻驾。 今来上真观,恍若心灵讶。只恐暂神游,又疑新羽化。 风馀撼朱草,云破生瑶榭。望极觉波平,行虚信烟藉。 闲开飞龟帙,静倚宿凤架。俗状既能遗,尘冠聊以卸。 人间方大火,此境无朱夏。松盖荫日车,泉绅垂天罅。 穷幽不知倦,复息芝园舍。锵佩引凉姿,焚香礼遥夜。 无情走声利,有志依闲暇。何处好迎僧,希将石楼借。 卷618_40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销夏湾」陆龟蒙 霞岛焰难泊,云峰奇未收。萧条千里湾,独自清如秋。 古岸过新雨,高萝荫横流。遥风吹蒹葭,折处鸣飕飕。 昔予守圭窦,过于回禄囚。日为籧筁徒,分作祗裯雠。 愿狎寒水怪,不封朱毂侯。岂知烟浪涯,坐可思重裘。 健若数尺鲤,泛然双白鸥。不识号火井,孰问名焦丘。 我真鱼鸟家,尽室营扁舟。遗名复避世,消夏还消忧。 卷618_41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包山祠」陆龟蒙 静境林麓好,古祠烟霭浓。自非通灵才,敢陟群仙峰。 百里波浪沓,中坐箫鼓重。真君具琼舆,仿佛来相从。 清露濯巢鸟,阴云生昼龙。风飘橘柚香,日动幡盖容。 将命礼且洁,所祈年不凶。终当以疏闻,特用诸侯封。 卷618_42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圣姑庙」陆龟蒙 渺渺洞庭水,盈盈芳屿神。因知古佳丽,不独湘夫人。 流苏荡遥吹,斜领生轻尘。蜀彩驳霞碎,吴绡盘雾匀。 可怜飞燕姿,合是乘鸾宾。坐想烟雨夕,兼知花草春。 空登油壁车,窈窕谁相亲。好赠玉条脱,堪携紫纶巾。 殷勤拨香池,重荐汀洲苹.明朝动兰楫,不翅星河津。 卷618_43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太湖石」陆龟蒙 他山岂无石,厥状皆可荐。端然遇良工,坐使天质变。 或裁基栋宇,礧砢成广殿。或剖出温瑜,精光具华瑱。 或将破仇敌,百炮资苦战。或用镜功名,万古如会面。 今之洞庭者,一以非此选。槎牙真不才,反作天下彦。 所奇者嵌崆,所尚者葱蒨.旁穿参洞穴,内窍均环钏。 刻削九琳窗,玲珑五明扇。新雕碧霞段,旋破秋天片。 无力置池塘,临风只流眄。 卷618_44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崦里」陆龟蒙 山横路若绝,转楫逢平川。川中水木幽,高下兼良田。 沟塍堕微溜,桑柘含疏烟。处处倚蚕箔,家家下鱼筌。 騃犊卧新fO,野禽争折莲。试招搔首翁,共语残阳边。 今来九州内,未得皆恬然。贼阵始吉语,狂波又凶年。 吾翁欲何道,守此常安眠。笑我掉头去,芦中闻刺船。 余知隐地术,可以齐真仙。终当从之游,庶复全于天。 卷618_45 「奉和袭美太湖诗二十首。石板」陆龟蒙 一片倒山屏,何时隳洞门。屹然空阔中,万古波涛痕。 我意上帝命,持来压泉源。恐为庚辰官,囚怪力所掀。 又疑广袤次,零落潜惊奔。不然遭霹雳,强半沈无垠。 如何造化首,便截秋云根。往事不足问,奇踪安可论。 吾今病烦暑,据簟常昏昏。欲从石公乞,莹理平如璊. 前后植桂桧,东西置琴尊。尽携天壤徒,浩唱羲皇言。

宋湘字焕襄,号芷湾,广东嘉应州人。清代中叶着名的诗人、书法家、教育家,政声廉明的清官。他出身贫寒,受家庭影响勤奋读书,年轻时便在诗及楹联创作中展露头角,被称为“岭南第一才子”。《清史稿· 列传》中称“粤诗惟湘为巨”。

秋夜暑热未消忽雷电大作为余平生所罕见也疑为暑寒二气相冲所至遂罢网哦诗用进退格

清代:陈忠平

陈钟祥字息凡,号趣园,贵州贵筑人,道光十一年举人,历官沧州知府,赵州知府,著有《依隐斋诗抄》十二卷。

陈忠平

远来释渴岂能耽,才摘青椰饮最甘。新米无多供腹足,嫩鸡虽少付厨堪。话愉显见能心契,技痒何妨便手谈。习习山风吹晚照,意惬情闲梦定酣。——近现代·陈振家《访友南俸三首 其二》

访友南俸三首 其二

弄阙弄圆洵有时,襟分簪盍孰能期。人生愿景都如画,梦国光阴不尽诗。寒透冰心明作镜,秋衔霜魄瘦成丝。凭栏窃喜云天阔,尺素几删君未知。——清代·陈忠平《秋夜有怀》

秋夜有怀

凭楼风有意,送月上高岑。廫廓生空想,萧森递远吟。雁轻云可托,蕉老梦难寻。何以酬吾夜,清华抱一襟。——清代·陈忠平《凭楼》

凭楼

清代:陈忠平

凭楼风有意,送月上高岑。廫廓生空想,萧森递远吟。

雁轻云可托,蕉老梦难寻。何以酬吾夜,清华抱一襟。

1

1生平

宋湘,号芷湾,梅州市梅县区白渡镇象湖村人。其父为私塾教师。他7岁入蒙馆就读,聪敏过人,9岁能文,出口成章。

乾隆三十三年,应嘉应州童子试,名列榜首。次年应童子科试,又居第一。乾隆三十五年至四十三年,宋湘在家一边读书一边务农。

乾隆四十三年,进嘉应州学宫就读。同年应府官及学政小考,中秀才。后在广州粤秀书院就读,学习勤奋,成绩优异,因家贫,往往卖文自给。乾隆五十七年秋,宋湘37岁参加乡试,才压群芳,荣登榜首,成为解元。后在京曾在镶黄旗觉罗官学校任教习,他第一本诗集《不易居斋集》创作于此时。

嘉庆四年,参加会试,旋应殿试,中二甲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时年44岁。同年10月,因父在家病逝,返回故里。

嘉庆六年,宋湘应惠州知府伊秉绶邀请,任教惠州丰湖书院,在此他写下不少诗篇,编入《丰湖漫草》和《丰湖续草》,并留下不少墨迹。嘉庆七年,宋湘因避当地战乱,离惠州转居羊城,出任广州“粤秀书院”院长,梅州从学者众。

嘉庆十年冬,重赴北京,被授为翰林院编修,历任文渊阁校理、咸安宫总裁,国史馆总纂主编儒林、文苑两传、教习庶吉士等职。十二年秋,派往四川主乡试,十三年秋前往贵州主乡试。

嘉庆十八年,宋湘时年58岁,万里南行出守云南曲靖、广南、永昌诸府,沿途触景生情,写下了不少同情人民疾苦的诗篇,编入《南行草》。他在云南为官13年,实职是曲靖知府,中间曾代理广南、大理、顺宁、永昌、楚雄等府及迤西、迤南道尹,在吏治方面取得卓越成就,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清史列传》、《广东通志》、《嘉应州志》均有记载。他把薪俸大部用于振兴地方公益事业上,受到广泛的赞扬。史载,他初至曲靖,适水患之后,灾黎遍地。不堪寓目,便领众修城治水;后到马龙州,见地瘠民贫,便捐出俸银购新纺车500架和一批棉花,令其妻素云教妇女纺织,以解决人民的生活困难,人们感恩称所织之布为“宋公布”。宋湘在广南府时,见城内地高,饮用水困难,便捐款并亲自勘测水源,凿东、西二塘,引水至城,供百姓饮用;代迤西遭尹时,所属地方大饥,瘟疫流行,他捐俸赈恤并组织百姓生产自救。在任权永昌府时,见郡有永保书院久废,捐俸银170两,修复书院,促文教渐兴。其在滇为官之治绩,百姓莫不感恩戴德,当地人塑宋湘生像,建生祠,立碑祀奉。此外,为诸志所不及载之“点苍山造林”一大事,亦为宋湘之业绩。宋湘留滇13载,对云南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极其热爱。苍山、洱海、大理三塔,滇池大观楼,澜沧东铁索桥等,是他反复高吟的对象。尤为可贵的是,在这些边疆风物作品中,充满了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他的诗作总集《红杏山房集》及在滇所写诗《滇蹄集》,就是滇任上付刻刊行的。

道光五年,宋湘年届古稀,始调离云南,提升为湖北督粮道。次年正月三十日,71岁的宋湘,奉谕统筹漕河全局,亲自统率东南漕河粮船3000艘,任务繁重,他栉风沐雨,乘舟督粮,直至长逝为止。曾写诗道:“若问老夫今日事,春风扶上督粮船”。途经汉阳,登临龟山麓之古琴台,还兴致勃勃地以竹叶题写了“伯牙琴台题壁”一首长歌,编入《楚艘吟》中。

宋湘还精于书法,是清代着名书画名家之一。查考宋湘一生,他集诗人、清官、教育家、书法家于一身,为国为民有卓越贡献。清道光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寅时,宋湘由于过度劳累,在睡眠中与世长辞,终年71岁。逝后无钱办葬,灵柩奉旨从湖北移归梅县故乡,寄厝于城西教子岌,后迁入白渡镰子凹地方。民国6年,梅县县长林玉闽慕其名,邀请白渡父老。募捐款项,在白渡圩背山修墓安葬,另勒碑铭刻宋湘遗像和“像赞”,置于梅城南门八角亭,后移回宋湘故居,今犹存。

宋湘为官期间,薪俸大部分用于为民众谋福利,家徒四壁,存银无几,惟诗文墨宝颇丰,为封建官僚中所鲜见。

建国后,宋湘被评为"梅州八贤"之一,其铜像立于梅州大会堂,供后人瞻仰。

2史载

为官期间,关心民瘼,积极用世,政绩斐然,为当地百姓所称颂。滇南一带,至今仍流传不少有关宋湘治水、种棉、植树、开矿、办学、除暴的各种传说。

道光《云南通志·循吏传》

明于决狱,凡农桑学校,靡不尽力劝戒。”

光绪《云南通志·循吏传》

“所属马龙州地瘠民贫,湘捐廉购木棉教妇女纺织,民力稍纾。署广南府知府,城内地高无水,湘度地开设东西二塘供汲饮,民甚便之。护理迤西道,所部大饥,湘捐俸赈恤,存活无算。”

光绪《嘉应州志》

癸酉授曲靖知府。所属龙州,地瘠民贫,湘捐俸购木棉教妇女纺织(列传云:不期年,比户机杼声相闻,州人利赖之,名曰‘宋公布’)。”“署永昌,练乡兵除暴,郡有书院久废,湘兴复之,捐廉千七百两有奇。湾甸者,所属土州也,土知州某,死,无嗣,有景在东者,远族也,乘间夺其印,专杀自恣,不附已者死,如是者五、六年。当事怯,不敢发。贼谋袭其职,招匪党千余,将攻保山县,湘虑为前明二莽续,誓除之。商之营,不济,商之镇帅,又不赴。贼侦知,益猖獗,民夷皆赴朔,湘曰:尔等能为我杀贼乎?对曰:能。湘曰:果尔,刍粮我任之,患难我共之。遂悬重赏,练乡兵杀贼。于是,江有防,隘有备,又以计败其党羽,贼惧,宵遁。捣其巢,大索七日,获在东,斩之,自捐军需银八千两,不费公家斗粟,边陲以靖,乡人建生祠祀之。”

《新纂云南通志·宋湘传》

才气豪迈,工书能文,诗尤敏捷,每有所作,落笔立就,时称‘真才子’。历官皆着政绩,而奖掖后进,成就尤多。至今士林传其遗事,以为美谈。”宋湘为官清廉,体恤民间疾苦,所得薪俸多用于为民谋福利,道光6年逝于湖北督粮道任所时,家徒四壁,存银无几,惟诗文墨宝颇丰,为封建官僚中所鲜见。

3文才

自言“作诗不用法”,反对摹拟。以“每课艺出粘堂壁,同舍皆惊讶,以为古人文”见长,并且获得“文中骐骥”的美誉。但由于资用乏绝,宋湘还需在课余卖文自给,生意亦颇兴隆,请他写字作文的纸张常常堆满了桌椅。宋湘历任翰林院编修、云南曲靖知府、湖北督粮道。为人真率,襟抱豪迈,诗书双绝,世誉岭南才子。文采风流,辉耀一世。其诗雄直豪放,哀乐无端,飞行绝迹,磊磊落落,自成一家,深具倜权奇之慨。其书高迈雄劲,如天马行空,气势超凡,兴到之际,随手取物,虽蔗渣竹叶,率意挥洒,出神入化,古意磅礴,人得其尺幅如获拱璧。为官廉明,两袖清风,读书自乐,身后无余物,仅《红杏山房诗抄》传世。

4书法

着名的书法家之一。《清史稿》:“湘性豪迈,下笔显倜傥雄奇之概。”北京故宫博物馆的《龙藏宋墨题咏》评曰:“芷湾长草书,章法磊落,笔致潇洒,往往一纸书出辄为时贤所倾倒。”《清史文苑》:“宋湘除善用笔外,还能随手以竹叶蔗渣作书,而不失其妙,刚劲处似钢钩铁槊,柔韧处如烟云缭绕。”

宋湘的书法流传很广,梅州市梅县区档案馆和博物馆分别收藏有殿试考卷、“山惟镇静生群物,海以宏深纳大川”行书对联,湖北汉阳有用竹叶书写的《伯牙琴台题壁》,广州有“粤海关”匾额,惠州有“丰湖书院”匾额和“人文古邹鲁,山水小蓬瀛”对联及用蔗渣代笔写的《湖上五别诗》,昆明湖大观楼北面有“千秋怀抱三杯酒,万里云山一水楼”对联,昆明筇竹寺有用草刷蘸紫土写的“玉案山”匾额和“护门帷遣白云,听钟声何处;依杖却分青霭,话竹色当年”对联等。

宋湘《伯牙琴台题壁》:“噫嘻乎,伯牙之琴,何以忽在高山之高,忽在流水之深,此曲不传愁人心。噫嘻乎,子期知音,何以知在高山之高,知在流水之深,古无文字直到今。是耶非耶,相逢在此。万古高山,千秋流水。壁上题诗吾去矣!”

——这幅束竹叶为笔书写的八大块巨匾,笔走龙蛇,气势磅礴,洒脱古拙,夭矫不群。作于清道光5年宋湘任湖北督粮道时,其时宋已年逾古稀,数月后去世。几年后,有人怕被风雨剥蚀,即请匠人刻石,遂完整保存至今。

传说,宋湘中解元时,曾小住嘉应会馆,一天,听会馆执事人员说邻近某会馆一新科举人为庆贺高中大摆筵席,车水马龙,十分热闹。宋湘听他们言下颇有欣羡之意,便道:“你们要看热闹不难,只要到城中各显眼处贴上告示,说新科解元宋湘定于某月某日在嘉应会馆门口写大字便了。”告示贴出后,到了那一天,果然各地文士纷纷来到,车马云集,人头攒动,把嘉应会门口挤了个水泄不通。宋湘不慌不忙,拿着大笔,登上扶梯,在照壁上草书“夜半归来月正中”七个大字,龙飞凤舞,夭矫多姿,最末一个中字,中锋拖有一丈多长,宛如一把宝剑自天而降,寒光闪闪,耀人眼目,观者无不不叹。

传说,宋湘在游览一名山胜迹时,曾留下“高山万古,流水千年”草书,惊动四方。有一酷好书法的和尚闻知后,专程前来瞻仰,越看越敬服,遂在其旁搭茅棚住下,仿其笔意,废寝忘食,昼夜不停苦练。这样过了两个月,书法大进。于是,和尚运足精神,照宋湘原句草书,并将其所书与宋湘所书排列一起。观者无不赞叹,认为与宋湘书法已不分高下。此事为宋湘闻知后,深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赶到其处一看,既大为叹服,又大为惋惜。众人问:“为何既叹服又惋惜?”宋湘回答:“叹服者是,其书法古拙洒脱,反朴归真,已臻炉火纯青;惋惜者是,其早夜不停苦练,大伤元气,已不久人世。”众人不信,认为宋湘是故作惊人之语。那知过了不久,和尚果吐血而亡。众人惊问宋湘:“你看了和尚写的字,为何即知其将离人世呢?”宋湘说:“我几十年磨穿铁砚,他竟在两个月内练成,心血耗尽,怎能不死?”众人方恍然。

善书法,曾书刻“丰湖书院”巨匾。他为书院书撰的楹联“人文古邹鲁,山水小蓬瀛”被收进《中国名匾》一书。云南大理一中南花厅内,珍藏着一块古雅庄重的大理石碑――宋湘手撰的“种松诗碑”,记载了他任职期间组织发动群众植树造林的历史:前摄迤西道篆日,买松子三石,于点苍山三塔后寺鼓民种之,为其濯濯也。今有客报余松已寻丈,其势郁然成林者,予喜且感,系以三绝句:

不见苍山已六年,旧游如梦事如烟。多情竹报平安在,流水桃花一惘然。

古雪神云看几回,十围柳大白头催。才知万里滇南走,天遣苍山种树来。

一粒丹砂一鼎封,一枚松子一株松。何时再买三千石,遍种云中十九峰。

这是云南大理脍炙人口,广为流传的种松碑。据《清实录》载:宋湘在任期间曾买松子三石,让三文笔村民种于三塔后面的苍山上。六年后,道光二年五月乙亥,诗人在赴任途中又看见了六年不见的点苍山,并且有人告知“有报松已寻丈,郁然成林,”非常高兴,但诗人此时已六十六岁,他感慨万千,写了这三首七言绝句,表达了诗人复杂的心情。 碑文行书,写得流畅中显刚劲,有李北海遗风,为书法爱好者所喜爱, 民间多有珍藏。 原碑立于三塔寺旁,后移于大理一中校园南花厅内。

宋湘擅长正、隶、行、草等书体,豪迈雄劲,如天马行空、气势超凡。除善用毛笔外,竹叶、蔗渣随手捡来照样挥写,甚至用抹布、扫帚同样能写出出神入化的字。故丘逢甲有诗赞他:“伯牙台上记留题,更写西湖五别诗。竹叶蔗渣俱妙笔,米颠书法杜陵诗。”

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馆的《龙藏宋墨题咏》评曰:“芷湾草书,章法磊茫,笔致潇洒,往往一纸书出辄为时贤所倾倒。”这一评说,是民国十四年由朱鹤、黄伟磐等九十多位文人学者就宋湘为广州龙藏寺题联“往来资白业,谈笑出红尘”设坛品赏时,所作出的评价。一联引来百咏,正是反映了宋湘书法为时人所倾倒的情况。

5诗选

清代着名诗人之一。宋湘诗风磊磊落落,豪放不拘。《清史列传》:“粤诗自黎简、冯敏昌后,推湘为巨擘。”诗作有《不易居斋集》、《丰湖漫草》《丰湖续草》、《燕台剩沈》、《南行草》、《楚艘吟》、《红杏山房试贴诗》、《红杏山房试诗第初集》、《汉书摘咏》、《后汉书摘咏》各一卷,《滇蹄集》三卷,共收诗九百多首,合称《红杏山房集》;另有后人收集的《红杏山房集外集》,收诗一百五十首。

深刻反映社会现实:

十日湖南路,年荒不忍看。青苗收稿易,黄土葬人难。

不雨自何日,有田同一叹。草根能几把,过客亦登盘。

亦知死不远,且复望生逃。道踣无人哭,春梨有梦操。

乞钱中妇跽,贱卖小儿号。恨不冥闻见,人间竟尔曹。

昨过古昆阳,连村夜劫逃。平日散鸡犬,今日聚豺狼。

此辈原拚尽,为官何策长。天湖无限水,安得化成浆。

——河南道中书事感怀五首选三

客自长江入洞庭,长江回首已冥冥。

湖中之水大何许,湖上君山终古青。

深夜有神觞正则,孤舟无酒酹湘灵。

灯前欲读悲秋赋,又怕鱼龙跋浪听。

君不见杜鹃开,一株一株烧春来。又不见杜鹃飞,一声一声不如归。举头看杜鹃,低头听杜鹃,杜鹃时节愁人天,客子安得开心颜!我今买花一万朵,置之庭中照如火。但得花开红近人,不许鸟啼悲到我。花间置酒邀春风,可真花是染来红?千里望帝啼何益,万古青山细雨中。

——杜鹃花盛开堆满庭院作歌

江山到处我题诗,况是登楼放眼时。

此水自从闻汉帝,昔人谁实见滇池。

碧鸡金马今黄土,段诏蒙酋古覆棋。

欲唱竹枝三百首,遍传骑象戴花儿。

——题昆明池大观楼壁二首之一

楼上春云住又飞,楼前春水绿生肥。

举头莽荡身何处,酾酒苍茫醉未非。

三岛游仙他日梦,五湖垂钓几人归。

球场牧马将军老,谁话天山雪打围。

——春日重题大观楼二首之一

夜雨湖沙没,春风岸草遥。罾支三板艇,柳漫六堤桥。

沽酒记前度,看花还几朝。等闲分岁月,深竹卖汤箫。

种花见花开,花开客言别。春此灌溉劳,念彼岁时阔。

春华信为荣,秋实理当结。好善护本根,持以诒来哲。

湖山阅多人,贤愚俱不言。山花百相媚,众妙真一门。

念我山中人,每倒花下尊。惭愧山鹧鸪,当别尤殷勤。

我出具一艇,我入奉一瓢。我衣无宿垢,我砚有良苗。

猗嗟湖之水,于我乎逍遥。怀哉清涟漪,臣心以久要。

故人不别我,我别故人去。今夕湖水上,明日知何处。

欲将旧钓丝,结在湖心树。湖树吹且长,钓丝理如故。

湖月出湖东,落亦湖西边。知我在湖上,只照湖水间。

寂寞夜复夜,寸心时往还。安得结湖屋,人月无关山。

宋湘诗论:

三百诗人岂有师,都成绝唱沁心脾。

今人不问源头水,只问支流派是谁。

涂脂傅粉画长眉,按拍循腔疾复迟。

学过邯郸多少步,可怜挨户卖歌儿。

学韩学杜学髯苏,自是排场与众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