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竞猜 > 书剑恩仇录门派之嵩阳派 ,嵩阳派 简介
书剑恩仇录门派之嵩阳派 ,嵩阳派 简介
2020-02-14

嵩阳派

大力鹰爪功

大力鹰爪功又叫鹰爪千斤力,它是专练擒拿劲力的功法。功成者,指可措捏碎碗、杯、石子,为擒拿挫骨、点穴分筋的必修课目。功深者抓人时能够撕衣扯皮地抓出一块肉来。可见其威力之大。

白振

白振,金庸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中的人物,嵩阳派高手,绰号金爪铁钩,武功卓绝,善长大力鹰爪功,为人热衷功名,投身朝廷,做了乾隆皇帝的御前侍卫,是红花会的主要劲敌之一

白振,金庸长篇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中的人物,绰号金爪铁钩,武功绝顶,是嵩阳派中数一数二的好手,所修炼的大力鹰爪功在三十年前即已驰名武林,在武林中威名赫赫,但其人已很久不在江湖上行走已久,行踪鲜为人知。其实,白振热衷于功名利禄,倚仗武功高强,投身朝廷,做了乾隆皇帝的御前侍卫,是乾隆的心腹,负责护卫乾隆的安全。乾隆每次出宫游玩,白振皆追随在乾隆身边,曾多次与与红花会陈家洛等人较量,是红花会的主要劲敌之一。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陈家洛暗吃一惊,见这老者竟是嵩阳派的大力鹰爪功,手掌伸出,势道不快,却竟微挟风声,心想:“此人武功在江湖上已是数一数二人物,如非一派之长,亦必是武林中前辈高人,怎地甘为东方耳的佣仆?”心念微动,手中折扇一挥,张了开来,刚挡在老者与心砚之间。那老者手爪疾缩,主人对此人既以友道相待,毁了他的东西便是大大不敬,一面打量陈家洛,看他是否会武。但见他折扇轻摇,漫不在意,似乎刚才这一下只是碰巧。

赵半山亢声说道:“在下温州赵半自,阁下是嵩阳派的吗?”

那老者道:“啊,朋友可是江湖上人称千臂如来的赵老师?”赵半山道:“不敢,那是好朋友闹着玩送的一个外号,实在愧不敢当。请教阁下的万儿?”那老者道:“在下姓白,单名一个振字。”此言一出,赵半山和陈家洛都矍然一惊。原来白振外号“金爪铁钩”,是嵩阳派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大力鹰爪功三十年前即已驰名武林,不在江湖上行走已久,一向不知他落在何处,哪知竟做了皇帝的贴身侍卫。

1练习方法

书中描述

那老者道:“啊,朋友可是江湖上人称千臂如来的赵老师?”赵半山道:“不敢,那是好朋友闹着玩送的一个外号,实在愧不敢当。请教阁下的万儿?”那老者道:“在下姓白,单名一个振字。”此言一出,赵半山和陈家洛都矍然一惊。原来白振外号“金爪铁钩”,是嵩阳派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大力鹰爪功三十年前即已驰名武林,不在江湖上行走已久,一向不知他落在何处,哪知竟做了皇帝的贴身侍卫。

赵半山拱手道:“原来是金爪铁钩白老前辈,怪不得功力如此精妙。白老前辈如此苦苦相迫,不知有何见教?”白振道:“听说赵老师是红花会的三当家,那一位是谁?”突然心念一动,说道:“啊,莫不是贵会总舵主陈公子?”赵半山不答他的问话,说道:“白老前辈要待怎样?”

陈家洛折扇一张,朗声说道:“月白风清,如此良夜,白老前辈同来共饮一杯如何?”白振说道:“阁下夜闯抚台衙门,惊动官府,说不得,只好请你同去见见我家主人,否则在下回去没法交待。我家主人对阁下甚好,也不致难为于你。”陈家洛笑道:“你家主人倒也不是俗人,你回去对他说,湖上桂子飘香,素月分辉,如有雅兴,请来联句谈心,共谋一醉。我在这里等他便是。”

白振今日眼见皇上对这人十分眷顾,恩宠异常,如得罪了他,说不定皇上反会怪罪,可是他夜惊圣驾,不捕拿回去如何了结?只是附近没有船只,无法追入湖中,只得奔回去禀告乾隆。

乾隆沉吟了一下,说道:“他既然有此雅兴,湖上赏月,倒也是件快事,你去对他说,我随后就来。”白振道:“这批都是亡命之徒,皇上万金之体,以臣愚见,最好不要涉险。”乾隆道:“快去。”白振不敢再说,忙骑马奔到湖边,见蒋四根抱膝坐在船头,似是在等他消息,便大声道:“对你家主人说,我们主人就来和他赏月。”

白振回去复命,走到半路,只见御林军的骁骑营、卫军营、前锋营各营军士正开向湖边,再走一会,杭州驻防的旗营、水师也都到了。白振心想:“皇上不知怎样看中了这小子,为了和他赏月,兴师动众的调遣这许多人。”忙赶回去,布置侍卫护驾。

乾隆微一点头,说道:“甚好!”跨上湖船。李可秀、白振和三四十名侍卫分坐各船。侍卫中有十多人精通水性,白振吩咐他们小心在意,要拚命保护圣驾。

白振和众侍卫见对方如此派势,虽然己方已调集大队人马,有恃无恐,却也不由得暗暗吃惊,各自按住身上暗藏的兵刃。只听得陈家洛在那边船头叫道:“东方先生果然好兴致,快请过来。”

两船靠近,乾隆、李可秀、白振、以及几名职位较高的侍卫走了过去。只见船中便只陈家洛和书僮两人,白振等人都放下了心。

那艘花艇船舱宽敞,画壁雕栏,十分精雅,艇中桌上摆了酒杯碗筷,水果酒菜满桌都是。陈家洛道:“仁兄惠然肯来,幸何如之!”乾隆道:“兄台相招,岂能不来?”两人携手大笑,相对坐下。李可秀和白振等都站在乾隆之后。

陈家洛向白振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一瞥之间,忽见李可秀身后站着一个美貌少年,却不是陆菲青的徒弟是谁?怎么和朝廷官员混在一起,这倒奇了,心感诧异,不免多看了一眼。李沅芷向他嫣然一笑,眼睛一眨,要他不可相认。

乾隆听得忘了形,不禁叫道:“你要打就打吧!”陈家洛呵呵大笑。李沅芷躲在父亲背后抿着嘴儿,只有李可秀、白振一干人绑紧了脸,不敢露出半丝笑意。玉如意见他们这般一副尴尬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家洛举起酒杯,抬头饮干,手一扬,酒杯飞出,波的一声,酒杯嵌入两人高举的小船船底,平平整整,毫没破损,众人又是拍手叫好。白振和龙骏等高手见杨成协和章进举船,力气固是奇大,但想一勇之夫,亦何足畏,待见陈家洛运内力将瓷杯嵌入船底,如发钢镖,这才暗皱眉头,均觉此人难敌。

龙骏应了。白振低声道;“那是千臂如来,龙贤弟小心了。”

乾隆又看几招,再也难忍,对白振道:“叫他回来。”白振叫道:“褚兄,主人叫你回来。”褚圆巴不得有此一叫,只因满清军法严峻,临阵退缩必有重刑,他进退两难,正在万般无奈之际,忽有皇命,如逢大赦,忙回剑护身,便欲回跳。无尘喝道:“早叫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嘿嘿,道爷可不放了!”长剑闪动,褚圆只见前后左右都是敌剑,全身立被裹于一团剑气之中,哪敢移动半步,只觉脸上身上凉飕飕地,似有一柄利刃周游划动。

白振见褚圆无法退出,纵身向两人扑将过来,伸出双爪,便来硬夺无尘长剑。无尘见他来得凶猛,剑锋一圈,反刺对方下盘。白振的武艺比之褚圆可高明得多了,左手两根手指搭着剑锋,右手一掌向他左肩打去。无尘缺了左臂,不免吃亏,敌人攻向左侧,只有退避,无法反击,身子一侧,右剑直刺敌人咽喉,这一剑当真迅捷无伦。白振出手神速,竟然不输无尘剑招,斜身避剑,右掌继续追击对方左肩,无尘向后退出一步,右手手腕已被他抓住。赵半山、徐天宏、骆冰等等看得亲切,不由得齐声呼叫。

剑光掌影中无尘左脚飞起,直踢对方右胯。白振向左一避,借势仍夺长剑。无尘左脚未落,右脚跟着踢出。白振万想不到他出腿有如电闪,生平从所未见,手爪一松,急忙后退。无尘右腿落空,左腿跟上,这一下白振再也躲避不了,右股上重重着了一脚,一个踉跄,险险跌入湖中。他下盘稳实,随即站定,身子倾斜,却仍屹立船边,双手疾向无尘双目抓到。无尘侧头避让,肩头已被他手掌击中。无尘骂了一声,连环迷踪腿一腿快如一腿,连绵不断,左脚甫起,右脚跟着飞出。白振立即变招,眼见对方一腿又到,忙拔身纵高。这两位大高手武功均以快速见长,此刻兔起鹘落,星丸跳跃,连经数变,旁人看得眼也花了。

骆冰坐在后梢,见白振跃起,木桨抄起一大片水向他泼去。白振本拟落在船头,空手和无尘的长剑拚斗一场,忽见一片白晃晃的湖水迎头浇来,情急之下,在空中打个筋斗,倒退落回花艇,总算他身手矫捷,饶是如此,下半身还是被浇得湿淋淋的十分狼狈。

在外巡逻的众侍卫见皇帝出来,忙趋前侍候,忽见他身旁多了一人,均感惊异,却也不敢作声。白振、褚圆等首领侍卫更是栗栗危惧,怎么帐篷中钻了一个人进去居然没有发觉,若是冲撞了圣驾,众侍卫罪不可赦,待得走近,见他身旁那人竟是红花会的总舵主,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人人全身冷汗。侍卫牵过御马,乾隆对陈家洛道:“你骑我这匹马。”侍卫忙又牵过一匹马来。两人上马,向春熙门而去。

乾隆左手拉着陈家洛的手,站在塘边,右手轻摇折扇,骤见夜潮猛至,不由得一惊,右手一松,折扇直向海塘下落去,跌至塘底石级之上,那正是陈家洛赠他的折扇。乾隆叫了一声“啊哟!”白振头下脚上,突向塘底扑去,左手在塘石上一按,右手已拾起折扇。

.........

心意归田

在夜半(23点至凌 晨1点)当阳气下降阴气上升时起床,在床上自然伸屈几下手脚,然 后两膝盘坐于床上,左腿架于右腿上,轻闭双 目,舌抵上颚,双手成爪 状,分置于腰侧,掌心向 前;做好上述 姿势后,排除杂念,开始用鼻作长、匀、细的深呼吸,呼吸时最 为不能听见声音,双手成爪状随着一呼一吸收进推出。

吸气时,气归丹田,使小腹自然鼓起来,接着双手成爪在 吸的同时用劲拉回于腰侧(须好似拉动千斤之物)。呼气时,气 从下丹田涌至中丹田,使小腹陷下去;双手成爪在呼气的同 时,向前用力缓缓推去,吸气时,意想大自然之生气从双手劳 宫穴、百会穴下至下丹田;而呼气时,则意想大地之气,从脚底 涌泉穴涌上,向劳宫冲去,以上呼吸意念要有意无意,自然而 然,只有这样才能使气随意而动。本式每次须练习半小时,然 后再接练以下几步功法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