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竞猜 > 神雕侠侣人物之觉远大师 ,觉远大师 简介
神雕侠侣人物之觉远大师 ,觉远大师 简介
2020-01-15

觉远大师

觉远大师,金庸小说“射雕三部曲”之中人物! 相传为金元间少林寺僧人,本来是严州一世家子弟,性情豪迈,精通技击和剑术,后来出家嵩山少林寺,拜恒温禅师门下,赐法名觉远。

觉远

觉远是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觉远是张君宝的师父。由于他弄丢了达摩真迹《楞伽经》被罚挑水,后来为了维护张君宝和郭襄,所以受伤圆寂了。在他死之前,他背诵了《九阳真经》给两位晚辈听。由于张君宝和郭襄的记忆力和感悟力不同,所以分别记住了各自有心得体会的那部分。张君宝和郭襄后来分别开创的武当派和峨眉派都在武功上各有特色。其武功根源就是觉远所口述的《九阳真经》。所以说峨眉派和武当派的武功都出自少林。张君宝和郭襄都是觉远大师不正规的徒弟。

觉远和尚,民国时期文学作品《少林拳术秘诀》和《少林宗法》中的武术人物,托古于南宋末元初的少林寺僧人。作品中说他对于少林派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参考当时中国各种武功尤其是拳法,加以吸收整理,并制定少林习武的戒律,被称作少林拳法的“中兴之祖”。但该等文学作品对此人物并无历史佐证,疑为虚构。

觉远和尚最早载于1915年,尊我斋主人著的《少林拳术秘诀》。书中谓有洪蕴禅师,觉远上人,秋月禅师。觉远传于一贯禅师、一贯传于黔之胡氏、粤之蔡九仪。1931年,金一明在他编著的《中国技击精华》中质疑,洪蕴禅师与澄隠上人之事迹,不知出自何书。

图片 1

1人物剧情

觉远正是少林寺默默无闻的一名监管藏经阁僧人,不但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他也没听过武林高手的名字,他追踪至华山之巅,是因为尹克西、萧湘子两人从藏经阁偷了一本《楞伽经》这部经书是达摩东渡携来的原书,但两人志在的却是夹在经书夹缝之中的“九阳神功”。

觉远的看法相反,他出于责任心,是以“阁中经书自是每部都要看上一看”,他一早已发现了“九阳神功”,而已多年来照着修习,但以他之见,“那‘九阳真经’只不过教人保养有色有相之身,这臭皮囊原来也没有什么要紧……但楞伽经却是佛家大典”,因此重要得多,这个看法,正是之前《天龙八部》无名老僧讲解的道理。然而,觉远与无名老僧截然不同。无名老僧老态龙钟而深含智慧,觉远则是“身长玉立,询询儒雅”,像一位饱学宿儒,但又完全不通世务。

但是,由于他遗失了《楞伽经》被罚挑水,后来为了维护张君宝和郭襄,所以受伤圆寂了。在他死之前,他口述了《九阳神功》给两位晚辈听。由于张君宝和郭襄的记忆力和感悟力不同,所以分别记住了各自有心得体会的那部分。张君宝和郭襄后来分别开创的武当派和峨眉派都在武功上各有特色,其武功根源就是觉远所口述的《九阳真经》。所以说峨眉派和武当派的武功都出自少林,而张君宝和郭襄都是觉远大师不正规的徒弟。

死因解析:《九阳神功》练到最后大关,必须熬过全身燥热自焚之苦,或得名师指点,打通全身上下所有几百个穴道,才真正练成「九阳神功」,否则只是积存九阳内力,不会施展运用,内力不会无穷无尽的循环自生,剧烈战斗后容易泄气过度致死,如同觉远大师的例子。

金庸笔下的觉远

觉远也是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他是少林寺藏经阁中管书的和尚,张君宝的师父,也是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倚天屠龙记》中,觉远因为丢失了《楞伽经》,按规被罚挑水禁言,“昆仑三圣”的何足道和少林寺的和尚比试武功时,觉远虽然只是普通的和尚,但是平日喜欢背经,虽然不会具体的招数,却在无意中练就了深厚的内功,并且最终在内力上胜过了何足道。

而正是此次事件,使得张君宝“会少林功夫”这一事实暴露,虽然张君宝的武功是靠郭襄送给的一对铁罗汉中学会的,但是按少林寺规,张君宝受到的惩罚就算不死,也至少是成为废人。

觉远为了保护张君宝,将其和郭襄救下并逃出少林寺,最终在圆寂之前背诵《楞伽经》的内容,无色禅师、郭襄、张君宝各默记下,最终这些内容分别成为了少林、峨眉、武当的九阳功。

《倚天屠龙记》中,根据张三丰的回忆,觉远大师本是少林寺藏经阁的管理员,作为图书管理员当然喜欢看书,藏经阁里的经书他经常翻看,有一天觉远在整理经书时,无意中在《楞伽经》中发现了《九阳真经》秘籍,当时他并不知道是武功秘籍,默默研习数十年。直到潇湘子、尹克西盗走《楞伽经》,觉远被罚挑水,从此被铁链束缚。

2人物武功

原著里觉远大师的描写

神雕侠侣片段

忽听得山腰里一人喝道:「借书不还的两位朋友,请现身相见!」这两句喝声只震得满山皆响,显然内力充沛之极,虽不威猛高昂,但功力之淳,竟似不弱于杨过的长啸。杨过一惊,心想:「世上竟尚有这样一位高手,我却不知!」

他略略探身,往呼喝声传来处瞧去,月光下只见一道灰影迅捷无伦的奔上山来。过了一会,看清楚灰影中共有两人,一个灰袍僧,携着一个少年。潇尹二人缩身在长草丛中,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杨过见了那僧人的身形步法,暗暗称奇:「这人的轻功未必在龙儿和我之上,但手上拉了一少年,在这陡山峭壁之间居然健步如飞,内力之深厚,竟可和一灯大师、郭伯伯相匹敌。怎地武林中从未听人说起有这样一位人物?」

杨过看这僧人时,见他长身玉立,恂恂儒雅,若非光头僧服,宛然便是位书生相公。和他相比,黄药师多了三分落拓放诞的山林逸气,朱子柳却又多了三分金马玉堂的朝廷贵气。这觉远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当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俨然、宏然,恢恢广广、昭昭荡荡,便如是位饱学宿儒、经术名家。杨过不敢怠慢,从隐身处出来,奉揖还礼,说道:「小子杨过,拜见大师。」心下寻思:「少林寺方丈、达摩院、罗汉堂首座等我均相识,他们的武功修为似乎还不及这位高僧,何以从来不曾听他们说起?」

潇湘子和尹克西僵在一旁,上前动手罢,自知万万不是觉远、杨过和小龙女敌手,若要逃走,也绝难脱身。两人目光闪烁,只盼有甚机会,便施偷袭。杨过暗暗称奇:「当真天下之大,奇材异能之士所在都有。这位觉远大师身负绝世武功,深藏不露,在少林寺中恐亦没没无闻,否则无色和我如此交好,若知本寺有此等人物,定会和我说起。

黄药师、一灯、周伯通、郭靖、黄蓉在武林中都已享名数十年,江湖上可说是谁人不知,那个不晓,但觉远全不知众人的名头,只恭谨行礼,又命那少年向各人下拜。众人见觉远威仪棣棣,端严庄穆,也不由得肃然起敬。

尹克西见觉远并不动武,却要和自己评理,登时多了三分指望,说道:「大家原该讲道理啊!」

杨过见他两次都是急扑过去,这一次听了觉远指点几句,登时脚步沉稳,心想:「他师徒想是修习《九阳真经》已久,是以功力深厚。但两人从没想到这部经书不但教人强身健体,还教人如何克敌制胜、护法伏魔,因之临敌打斗的诀窍,竟半点不通。」

张君宝自六七岁起在藏经阁中供奔走之役,那时觉远便将《九阳真经》中扎根基的功夫传授了他,但两人均不知那是武学中最精湛的内功修为。少林僧众大都精于拳艺,但觉远觉得抡枪打拳不符佛家本旨,抑且非君子所当为,因此每见旁人练武,总远而避之。

张君宝听了师父之言,心念一转,当下全身气脉流贯,虽不能如觉远所说『全身无缺陷处、无凹凸处、无断续处』,但不论尹克西如何掌击拳打,他只感微微疼痛,并无大碍了。

觉远叫道:「君宝,我劲接彼劲,曲中求直,借力打人,须用四两拨千斤之法。」觉远所说的这几句话,确是《九阳真经》中所载拳学的精义,但可惜说得未免太迟了些,事到临头,张君宝便聪明绝顶,也决不能立时领悟,用以化解敌人的掌力。

他不知张君宝练了《九阳真经》中基本功夫,真力充沛,已非同小可,只不过向来不会使用,这时分别得到觉远和杨过的指点,懂得了用意不用劲之法,那便如宝剑出鞘,利锥脱囊,威力大不相同。尹克西又惊又怒,眼见张君宝右手一扬,左拳又依样葫芦的击来胸口,知他跟着便弯击自己胁下,反手一抄他手腕,右手砰的一掌,将张君宝击出数丈之外。张君宝内力虽强,于临敌拆解之道却一窍不通

觉远心中一凛,叫道:「尹居士,这一下你可错了。要知道前后左右,全无定向,后发制人,先发制于人啊。」

杨过心道:「这位大师的话定是引自真经,委实非同小可,这几句话倒让使我受益不浅。『后发制人,先发者制于人』之理,我以往只是模模糊糊的悟到,从没想得这般清楚。但他徒弟跟别人打架,他反而指点对方,也可算得是奇闻。」转念又想:「凭那尹克西的天资,便细细苦思三年五载,也未必能懂得他这几句话的至理。」

觉远纵身窜出,挡在他面前。潇湘子恶念陡起,吸一口气,将他深山苦练的内劲全运在双掌之上,挟着一股冷森森的阴风,直扑觉远胸口。

杨过、周伯通、一灯、郭靖四人齐声大叫:「小心了!」但听得砰的一响,觉远已胸口中掌,各人心中正叫:「不妙!」却见潇湘子便似风筝断线般飘出数丈,跌在地下,缩成一团,竟晕了过去。觉远不会武功,潇湘子双掌打到他身上,他既不能挡,又不会避,只有挨打,他修习《九阳真经》已有大成,体内真气流转,敌弱便弱,敌强愈强。那掌力击在他身上,尽数反弹了出去,变成潇湘子以毕生功力击在自己身上,如何不受重伤?

众人又惊又喜,齐口称誉觉远的内力了得。但觉远茫然不解,口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杨过心下佩服,上前恭恭敬敬的合什行礼,说道:「大师神功,修为了得,世所罕见,晚辈佩服。」觉远道:「居士适才指点小徒,制服恶人,小僧多谢了。」杨过道:「不敢!退回到小龙女身边。」

倚天屠龙记片段

那僧人颈中、手上、脚上,更绕满了粗大的铁链,行走时铁链拖地,不停发出声响。这对大铁桶本身只怕便有二百来斤,桶中装满了水,重量更是惊人。郭襄叫道:“大和尚,请留步,小女子有句话请教。”

原来这僧人便是觉远,三年以前,两人在华山绝顶曾有一面之缘。郭襄知他虽然生性迂腐,但内功深湛,不在当世任何高手之下。

郭襄见了这等怪事,如何肯不弄个明白?当下飞步追赶,想抢在他面前拦住,岂知觉远虽然全身带了铁链,又挑着一对大铁桶,但郭襄快步追赶,始终抢不到他身前。郭襄童心大起,展开家传轻功,双足一点,身子飞起,伸手往铁桶边上抓去,眼见这一下必能抓中。不料落手时终究还是差了两寸。郭襄叫道:“大和尚,这般好本事,我非追上你不可。”但见觉远不疾不徐的迈步而行,铁链声当啷当啷有如乐音,越走越高,直至后山。郭襄直奔得气喘渐急,但仍和他相距丈余,不由得心中佩服:“爹爹妈妈在华山之上,便说这位大和尚武功极高,当时我还不大相信,今日一试,才知爹妈的话果然不错。”

何足道不答,俯身拾起一块尖角石子,突然在寺前的青石板上纵一道、横一道的画了起来,顷刻之间,画成了纵横各一十九道的一张大棋盘。经纬线笔直,犹如用界尺界成一般,每一道线都是深入石板半寸有余。这石板乃以少室山的青石铺成,坚硬如铁,数百年人来人往,亦无多少磨耗,他随手以一块尖石挥划,竟然深陷盈寸,这份内功实是世间罕有,只听他笑道:“比剑嫌霸道,琴音无法比拚。大和尚既然高兴,咱们便来下一局棋如何?”

他这手划石为局的惊人绝技一露,天鸣、无色、无相以及心禅堂七老无不面面相觑,心下骇然。天鸣方丈知道此人这般浑雄的内力寺中无一人及得,他心地光风霁月,正要开口认输,忽听得铁链拖地之声,叮当而来。

天鸣禅师道:“何居士划石为局,如此神功,老衲生平未见,敝寺僧众甘拜下风。”

觉远听了天鸣之言,再看了看石板上的大棋局,才知此人竟是来寺显示武功,当下挑着那担大铁桶,吸了一口气,将毕生所练功力都下沉双腿,在那棋局的界线上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只见他脚上铁链拖过,石板上便现出一条五寸来宽的印痕,何足道所划的界线登时抹去。众僧一见,忍不住大声喝彩。天鸣、无色、无相等更是惊喜交集,哪想得到这个痴痴呆呆的老僧竟有这等深厚内功,和他同居一寺数十年,却没瞧出半点端倪。天鸣等自知一人内力再强,欲在石极上踏出印痕,也决无可能,只因觉远挑了一对大铁桶,桶中装满了水,总共何止四百余斤之重,这几百斤巨力从他肩头传到脚上的铁链,向前拖曳,便如一把大凿子在石板上敲凿一般,这才能铲去何足道所划的界线,倘若觉远空身而行,那便万万不能了。但虽有力可借,终究也是罕见的神功。何足道不待他铲完纵横一共三十八的界线,大声喝道:“大和尚,你好深厚的内功,在下可不及你!”

觉远道:“老僧只知念经打坐,晒书扫地,武功一道可一窍不通。”何足道却哪里肯信?嘿嘿冷笑,纵身近前,长剑斗然弯弯弹出,剑尖直刺觉远胸口,出招之快真乃为任何剑法所不及。原来这一招不是直刺,却是先聚内力,然后蓄劲弹出。但觉远的内功实已到随心所欲、收发自如的境界。何足道此剑虽快,觉远的心念却动得更快,意到手到,身意合一,他右手一收,扁担上的大铁桶登时荡了过来,挡在身前,当的一声,剑尖刺在铁桶之上。剑身柔韧,弯成了个弧形。

何足道心想:“你武功再高,这对铁桶总是笨重之极,焉能挡得住我的快攻?倘若你空手对招,我反而有三分忌惮。”伸指在剑身上一弹,剑声嗡嗡,有若龙吟,叫道:“大和尚,可小心了!”长剑颤处,前后左右,瞬息之间攻出了四四一十六招。但听得当当当当一十六下响过,何足道这一十六手“迅雷剑”竟尽数刺在铁桶之上。旁观众人见觉远手忙脚乱,左支右绌,显得狼狈之极,果是不会半分武功,但何足道这一十六下神妙无方的剑招,却全给觉远以极笨拙、极可笑的姿式以铁桶挡开了。

何足道使劲回夺,哪里动得半毫?他应变奇速,右手撤剑,双手齐推,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直扑觉远面门。这时觉远已分不出手去抵挡,眼见情势十分危急,张君宝师徒情深,纵身扑上,使出杨过昔年所教那招“四通八达”,挥掌斜击何足道肩头。便在此时,觉远的劲力已传到铁桶之中,两道水柱从桶中飞出,也扑向何足道的面门。掌力和水柱一撞,水花四溅,泼得两人满身是水,何足道这双掌力便就此卸去。何足道正自全力与觉远比拚,顾不得再抵挡张君宝这一掌,噗的一下,肩头中掌。岂知张君宝小小年纪,掌法既奇,内力竟也大为深厚,何足道立足不定,向左斜退三步。

说到武功家数,何足道比之张君宝何止胜过百倍?但一经比拚内力,张君宝曾自“九阳真经”学得心法,内力绵绵密密,浑厚充溢。顷刻之间,何足道便知并无胜他把握。

觉远十年来和这徒儿相依为命,情若父子,情知张君宝只要一被擒住,就算侥幸不死,也必成了废人。但听得无相禅师喝道:“还不动手,更待何时?”达摩堂十八弟子齐宣佛号,踏步而上。觉远不暇思索,蓦地里转了个圈子,两只大铁桶舞了开来,一般劲风逼得众僧不能上前,跟着挥桶一抖,铁桶中清水都泼了出来,侧过双桶,左边铁桶兜起郭襄,右边铁桶兜起张君宝。他连转七八个圈子,那对大铁桶给他浑厚无比的内力使将开来,犹如流星锤一般,这股千斤之力,天下谁能挡得?达摩堂众弟子纷纷闪避。

觉远健步如飞,挑着张君宝和郭襄踏步下山而去。众僧人呐喊追赶,只听得铁链拖地之声渐去渐远,追出七八里后,铁链声半点也听不到了。

觉远一担挑了两人,直奔出数十里外,方才止步,只见所到处是一座深山之中。暮霭四合,归鸦阵阵,觉远内力虽强,这一阵舍命急驰,却也已筋疲力竭,一时之间,再也无力将铁桶卸下肩来。

郭襄听到“其病于腰腿求之”这句话,心下更无疑惑,知他念的自是武学要旨,暗想:“这位大和尚全然不会武功,只是读书成痴,凡是书中所载,无不视为天经地义。昔年在华山绝顶初次和他相逢,曾听他言道,达摩老祖在亲笔所抄的楞伽经行缝之间又写着一部九阳真经,他只道这是强身健体之术,便依照经中所示修习。他师徒俩不经旁人传授,不知不觉间竟达到了天下一流高手的境界。那日潇湘子打他一掌,他挺受一招,反而使潇湘子身受重伤,如此神功,便是爹爹和大哥哥也未必能够。今日他师徒俩令何足道悄然败退,自又是这部九阳真经之功。他口中喃喃念诵的,莫非便是此经?”

却见觉远垂首闭目,兀自不醒。张君宝上前说道:“师父醒来,罗汉堂首座跟你说话。”觉远仍是不动。张君宝惊慌起来,伸手摸他额头,触手冰冷,原来早已圆寂多时了。张君宝大悲,伏地叫道:“师父,师父!”却那里叫他得醒?无色禅师合十行礼,说偈道:“诸方无云翳,四面皆清明,微风吹香气,众山静无声。今日大欢喜,舍却危脆身。无嗔亦无忧,宁不当欣庆?”说罢,飘然而去。

参见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后来“昆仑三圣”何足道来挑战少林寺,被郭襄、张君宝所败,张君宝也因此犯下寺规,被少林寺所不容,觉远为救郭襄和张君宝,把他们放进铁桶,挑着逃离少林,最后力竭而死,弥留之际背诵《九阳真经》被郭襄、张君宝和少林寺无色禅师听到,最后三人各自创出峨眉九阳功、武当九阳功和少林九阳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