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app > 略论西方经济学对维吾尔现代艺术学的影响
略论西方经济学对维吾尔现代艺术学的影响
2020-02-14

与新中国同龄的维吾尔当代文学进入21世纪之后面临着一种全新的挑战,那就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发展和冲击。在这样一个充满机遇与危急的历史条件下回顾本民族文学走过的漫漫历程是非常有意义的,特别是中外文学对维吾尔当代文学影响的研究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半个世纪以来本族文学是怎样对待世界性和地方性的关系—这个棘手的老问题的。本文以纵向描述为主、试图梳理西方文学对一个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少数民族文学的渗透和影响历程。 下面,我们将围绕读者、作家、思想这三个方面来进行探讨。一、 西方文学对民族读者的影响 解放前,对维吾尔文学的外来影响主要来自于阿拉伯、波斯和印度文学,因为伊斯兰文化的大气候自然而然地使它们连在一起。阿拉伯的《天方夜谭》、波斯的《王书》、印度的《凯利莱与代米娜》等世界性名著比汉族文学早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就广泛流传在维吾尔族中是毫不奇怪的。 从上世纪20、30年代开始,中亚地区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们逐渐变成了邻国俄罗斯的联合体;这给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等突厥语民族的政治、社会、文化带来了重大影响。在文学创作方面,此种影响主要体现在小说创作的崛起和诗歌形式的变革上。他们的民族文学从俄罗斯文学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同时也开启了与欧洲文学交流的直通车。长久以来与中亚地区有共同文化语言的维吾尔文学从此通过学习中亚兄弟民族的新文学,开始间接地接触俄罗斯和西方文学。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契诃夫、托尔斯泰、高尔基、肖洛霍夫等顶级大文豪的作品在上世纪50年代前后纷纷介绍到新疆。在这个时期,塔什干、阿拉木图和喀山等地的文艺出版社为促进中苏两国的文学交流起了桥梁作用。整个50年代,在维吾尔知识分子的心目中苏联是一个梦中的乌托邦,苏联文学的价值观,审美观是他们所追求的唯一创作原则。可以说,解放后的前十七年,文学的各种成果和发展趋向根本离不开俄罗斯-苏联文学的引导和影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时期是本族文学通往世界各国文学殿堂特别是西方文学殿堂的一个过渡时期。 “文革”的结束,改革开放的深入,给我国各民族文学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开放的、民主的、平等的发展机遇。维吾尔文学就象中国主流文学一样不断接受了外来影响。八十年代初,新疆人民出版社最先创办了第一个维文版的外国文学双月刊《世界文学译丛》,此后又出版了《春风》、《外国著名中篇小说选编》等系列图书,区内的各级民族报刊也纷纷设立外国文学栏目,介绍小说、诗歌、散文等体裁的作品。八十年代中期,由中国社科院外文研究所编写的《著名外国作家》被翻译成维文,在广大文学爱好者中间引起了巨大反响。这厚厚的四本书,立时就成了最热门的畅销书。九十年代初《外国文学名著摘要》、《外国文学史》、《古希腊神话传说》和《西方现代派文学概论》等大型专著、教材的相继出版,更加深化了维吾尔读者在这方面的认识程度。于是,在不到十年的短暂时期里,维吾尔读者的视野逐渐扩展到整个西方和世界文坛:如荷马、但丁、博卡丘、莎士比亚、歌德、莫泊桑、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司汤达、福楼拜、狄更斯、左拉、马克·吐温、杰克·伦敦、欧·亨利、托马斯· 曼、伍尔夫、次维格、卡夫卡、毛姆、海明威、米兰·昆德拉,以及亚历克斯·哈里等文学巨匠的经典之作,这些经典或现代作家的重要作品一部又一部地翻被译成维文,打动了成千上万读者的心。二、 西方文学对民族作家的影响 我们知道维吾尔当代小说创作的崛起和繁荣离不开前苏联和中亚文学的直接影响。被誉为《维吾尔当代小说奠基人》的祖农·哈迪尔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他从小就喜欢阅读高尔基、契诃夫、萨德尔丁·埃尼、穆赫塔尔·埃维佐夫、阿不都拉·喀德尔等文学大师的作品,并且在创作上也深受他们的影响。阿不都热依木·乌铁库尔、克尤穆·图尔迪、阿不都热合曼·卡哈尔、库尔班·巴拉提等作家和诗人们也在自己的创作当中不同程度的接受了俄罗斯—苏联文学的引导。 较早把西方文学的创作经验有目的性地运用到维吾尔当代文学的是剧作家图尔逊江·力提甫。他在1988年发表的喜剧《单身汉的婚礼》中成功地借用了荒诞派戏剧的表现手法。 祖尔东·萨比尔是一位开放型的作家。他在自己的整个创作生涯中敢于开拓创新,留下了丰富的文学遗产。他始终向人类精英文化学习,不断追求艺术的完美。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是对他早期创作影响较深刻的一部小说。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他连续发表了《那花园在那儿?》(中篇)、《父亲》等少数与以前创作风格有明显区别的作品并且引发了一场争论。在这些作品中,他主要运用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相关理论。 穆罕默德·巴格拉西从寻根文学和文化否定主义—两个完全相对的思想花园里试图寻找自己的创作空间。这种犹豫、挣扎的心灵体现在他中期创作实践中。 青年作家帕尔哈提·吐尔逊是在这方面最活跃、成果最丰富的一位创作者。从他所发表的《弥撒的沙漠》、《死亡的艺术》、《齐娜尔》等一系列作品中读者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西方现代派文论之影响,尤其是弗洛伊德主义的印记。 艾赛提·艾买提的《夜行人》、《寻幕》、《飞毛腿》,库热西江·奥迈尔的《戈壁滩》、《咒骂》,玉苏音·塔什的《车间里的故事》、《属蛇的姑娘》等小说无论在思想主题还是在表现手法方面都向传统的创作观点发起了挑战。 此外,艾合买提江·吾斯曼、巴图尔·肉孜、阿不都卡德尔·贾拉里丁等一批60年代出生的一群年轻诗人运用了与维吾尔经典诗歌完全不同的创作手法。他们诗歌创作的文化背景是法国的象征主义、达大主义、意象主义等现代派诗歌理论。 三、 西方文艺理论对本民族文艺思想的影响 上世纪50-60年代俄罗斯-苏联的批评现实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拔动了老一辈维吾尔文学家的心弦,这同样也是时代的召唤。当时的社会现实也要求他们全方位地落实党的文艺总路线-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种单元的、僵硬的文艺思想在维吾尔作家的创作实践中甚至延续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维吾尔作家也大胆地解放思想、敢于创新,发表了一部部优秀的作品。另一方面他们从世界文学宝库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他们的文艺思想也不断走向成熟。 在艺术表现方面对当代维吾尔文学影响较深刻的外国作家莫过于前苏联吉尔吉斯族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他的《查密莉雅》、《群山和草原的故事》、《别了,古利萨雷》、《白轮船》、《早来的鹤》、《超过百年的一天》、《断头台》等作品及时被翻译成维文,在上世纪末的二十多年里,在维吾尔文学中引起了一股“艾特玛托夫热”。作为一个世界性的文学家,他的“宇宙思维”感染了许多维吾尔中青年作家。由此,在维吾尔文学中首次出现了以“回归自然”、“保护自然”、“文化反思”为主题的小说。 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维吾尔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走向了一个多元化的道路。随着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萨特等思想大师的全面被介绍和各种西方文艺理论著作的不断出版,人们对文学艺术的认识更深刻了。立体的、多元化的文学观点代替了片面的、狭义的文学观点。现在我们从部分民族作家的创作实践中能够发现荒诞派、存在主义、象征主义、悲伤主义、结构主义等各种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流派的迹象。可以说,当代维吾尔文学形成了不同文学观点和不同流派同时并存的自由的、多元化的文艺态势。 参考资料:1. 阿扎提·苏里坦,《论当代维吾尔文学》,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42. 塔伊尔· 阿木提、《西方现代派文学概论》,新疆人民出版社,2000-113. 胡经之主编,《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34.《外国作家作品辞典》,河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004-3 作者工作单位:新疆大学语言学院Email:sim-sim@163.com*麦麦提·吾休尔、男、维吾尔族、新疆莎车县人、讲师、新疆大学人文学院2003级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维吾尔现当代文学研究。

阿扎提・苏里坦是维吾尔文学着名的评论家和文学艺术活动积极的组织者,同时作为当代维吾尔文学学科领头人,他在文学研究方面的成果为新时期维吾尔文学研究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论文网 阿扎提・苏里坦,1950年1月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1969年8月参加工作,1982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先后担任新疆大学中文系主任、人文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新疆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等。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联主席、作协主席,兼任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学会副会长、新疆十二木卡姆及古典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新疆鲁迅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当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民间文学研究》《民族作家》《新疆大学学报》《新疆社会科学》《塔里木》《新疆文化》《天尔塔格》《美拉斯》等学术及文学刊物编委。他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领域颇多建树,不仅在自治区处于领先水平,而且在全国学术界具有公认的学术地位,在国内外的学术同行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①。阿扎提・苏里坦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3项、省部级课题6项。其中,经他主编或参加编写的研究成果主要有《论当代维吾尔文学》《20世纪维吾尔文学史》《维吾尔当代文学史》《维吾尔族文学史・当代部分》《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史》等,同时在维吾尔文、汉文重要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还担任《中国新时期文学》《维吾尔文学史》《大学语文》《文学理论基础》《中国当代文学》等高校教材的总编和编撰人。其专着《论当代维吾尔文学》分别获第四届中国民族图书奖三等奖、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专着《20世纪维吾尔族文学的发展》获第四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二等奖;专着《20世纪维吾尔文学史》获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等。评论《艺术欣赏与文学艺术的发展》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届哲学及社会科学优秀论文一等奖;学术论文《维吾尔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获新疆人民政府第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论文三等奖,《论乌提库尔的小说创作》获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研究会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优秀论文奖等。 通过30多年在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领域的辛勤耕耘,阿扎提・苏里坦先生“创造了维吾尔文学批评新的高峰,同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特点和研究领域”②,在同行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其突出成果和研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将当代维吾尔文学作为自己主要的研究方向,重点研究新时期文学创作中出现的重要作者、作品和文学创作实践中出现的各种文学现象,以突出的研究成果,为当代维吾尔文学批评指出了独特的发展道路。“阿扎提・苏里坦的文学批评活动,集中反映在对当代维吾尔族着名作家的研究和对当代维吾尔文学整体状况的研究这两个方面。”③他先后对祖农・卡德尔、柯尤慕・图尔迪、吐尔地・萨穆萨克、阿不力米提・麦斯吾迪、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阿不力孜・纳孜尔、尼米希依提、穆罕默德・热依木、祖尔东・萨比尔、阿不都克日木・霍加、布格达・阿卜杜拉、哈丽黛・依斯拉伊勒、艾合坦木・吾买尔、穆罕默德・巴格拉希、买买提明・吾守尔等在当代维吾尔文学不同的历史时期涌现出来的30多位代表性作家和他们的作品进行了专题研究。在研究过程中,他所评价的不只是某位作家、诗人的某篇作品,而是从历史和审美的角度系统地评价了包括作者的创作之路、主要的创作特点、成功与不足之处等方面在内的整个创作状况,并逐步加以深入。他的研究成果推动了维吾尔文学批评的进一步深入。如他发表的《祖农・卡德尔创作研究》《论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的小说创作特点》《试论阿布都克里木・霍加的诗歌创作》《维吾尔文学的新星――哈丽黛・依斯拉伊勒》《谈穆罕默德・热依木的诗歌创作》《维吾尔族长篇小说创作初探》等文章,便是他这一系列研究的代表作品。这些成果经过不断地充实完善,结集为《论当代维吾尔文学》这部专着出版。 在阿扎提・苏里坦的研究成果中,不仅有很多对于着名的作家、诗人的研究,按照不同的题材对某个时期的文学所进行的系统而宏观的研究也占据着重要位置。如《维吾尔族长篇小说创作初探》《论维吾尔族文学的一个世纪》《论20世纪的维吾尔文学》《维吾尔文学五十年》《新疆多民族文学史》《论新疆民族文学研究》等论文和专着便属于这一类作品。在《维吾尔文学五十年》一文中,作者对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末维吾尔文学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进行了精辟的阐述,首次对维吾尔族在小说、诗歌、戏剧和文学批评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存在的问题等进行了全面、系统而深刻的评价,让人们对这个时期所出现的各种文学现象有了明确的认识。该文主题明确,涉及面广,概括性强,见解独特,得到了文艺界同行的高度评价。《论当代维吾尔文学史》这部专着“不仅在阿扎提・苏里坦本人的文学研究活动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且在当今维吾尔文学中也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④。它以内容丰富,研究方式新颖独特,分析全面深入,语言流畅富有深意而“填补了我国当代文学研究的一个空白”⑤。在理论方面,作者冲破长期以来禁锢的僵化观念,提出了符合维吾尔文学实际的新思想、新观念,从而为后来的当代维吾尔文学的研究和撰写等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详实的资料和可靠的依据,发挥了文学研究领域的开路先锋和指导作用。可以说,这是在近十五年间,在已公开发表的有关当代维吾尔文学研究领域里各类学术论文和专着中参考和引用多的专着。该专着以其丰富的内容和鲜明的特点而成为了当代维吾尔文学研究工作者不可缺少的无价之宝。 《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史》系列共四部,分别是小说卷、诗歌卷、散文・报告文学卷/戏剧・影视文学卷、文学评论/翻译卷。该书对新中国成立后新疆50年来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等9个民族多语种的数百名作家的文学作品,以及文学思潮和文学流派,进行了论析、整合和梳理,对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史发展的基本规律进行了系统研究和初步探讨。该书内容丰富,涉及面广,为学习和研究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起到了开路先锋和指导作用。 二、推动和指导文学研究建设,形成了独特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方向,建立了研究与培养相结合的发展模式以及知识结构相当完整、具有创新精神的研究队伍。 新时期维吾尔文学研究起始于1979年,在很短的几年内,就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在这期间,买买提・普拉提、阿不都克日木・热合曼、买买提提・祖农等文学评论家们发挥了带头作用。对文学与政治的关系,现实主义、真实性、倾向性、形象性等与文学内部规律有关问题的探讨,成为这个时期文学理论批评方面的主要内容。但这期间的文学批评主要是发表在各级报刊上的一些零零碎的感想性评论文章,由于评论队伍薄弱,未能形成规模化和系统化。 阿扎提・苏里坦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文学批评研究。他在科学地总结前十年文学理论批评方面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把握正确方向,一开始就呈现出理论起点高、步子迈得大的趋势,从而使当时文学研究和文学理论批评从开始的感想性的零碎、片段的探索,走向了“建设”型研究,从理论的高度对在文学创作实践中出现的各种文学现象、作家群体以及某位作家的整个创作活动进行深入而全面的研究。如果说,“买买提・普拉提为新时期维吾尔文学批评奠定了基础”⑥,那么阿扎提・苏里坦则将其提高到了建设的高度,使之达到系统化的提升。 这主要反映在以下三个方面:一、他的研究目的明确,计划性强,通过有步骤地开展研究活动,取得了实际成果。目的性明确是指将维吾尔当代文学研究提升到专业学科的水平,通过将其引入高校课堂扩大了影响范围;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加强学科建设,设立硕士、博士生培养点,培养高素质的专业研究人员,使这项研究得以持续不断地深入开展;计划性是指为达到上述目的而开展了一系列的学术活动和工作。从阿扎提・苏里坦的整个研究成果和发展趋势中可以看出,初,他将维吾尔族当代文学创作中的着名作家、诗人以及他们的整个创作活动作为了自己的研究对象,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后来的国家级研究课题《论当代维吾尔文学》一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次,在该专着的基础上,阿扎提・苏里坦不断拓展和扩大了研究范围。至2002年,他完成了《当代维吾尔文学史》一书的撰写与出版,从而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他没有就此停止,充分利用自己文学教师和领导职务的优势,亲自组织和指导周围的教师选择了一系列的研究课题。首先在新疆大学设立了新疆少数民族文学国家级重点学科,接着,组织和指导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等高校设置当代维吾尔文学硕博培养点,并由他直接担任博士研究生导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他将研究成果引入课堂,通过课堂培养和形成高素质的研究队伍方面付出辛勤的劳动和心血,得到了文学界人士的高度评价和尊敬。“经他培养的维吾尔文学专业方面的一百多名博士和硕士生,目前已成为我区维吾尔文学教学与研究领域的骨干力量,正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⑦。 二是形成了独特的研究方法,为当代维吾尔文学学科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理论与实践根据。阿扎提・苏里坦在他的文学研究和理论批评实践中,“以马克思主义的文学观为指导,以具体的作品和作者为对象,从审美层次进行分析,对于每一篇文学作品,他都考虑了作者所处的历史条件和作品内容的时代环境,将其纳入了自己认真思考的范围。”⑧“尤其在维吾尔文学创作的研究中,他对作品如何揭示维吾尔族人民世代相传的文化传统、民族性格、民族心理,内容和艺术形式、主题、形象与社会内容的结合等,进行了重点分析和阐述。作品的社会教育价值与审美价值、艺术吸引力,成为了他始终关注和提倡的重点内容。在文学批评中,他对新的主题、新现象、新的创作问题、新趋势等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学批评风格和研究特点。他的文学批评大多通过比较研究、综合阐述等方式,反映了文化批评和审美批评之特点。”⑨在批评研究中,他以具体的文本和对作品的分析与研究为依据,力戒掺入个人偏见。他认为,文学批评不是对文学现象的赞扬或批评,而是通过分析和研究指出存在的不足与问题,突显成就和成功之处。他忌讳将某种思想牵强附会地掺入到作品之中,也没有强求在作品中出现某种抽象的高度;有什么说什么,做到了评述公正。另一方面,按照历史发展观的要求对某位作者或某篇作品给予了客观的评判,即对列入研究对象的作者和他的作品,不是看它在今天发挥了多少作用,而是看作品在其发表的时代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按照当时的标准,他审时度势,正确看待上世纪50、60年代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诗人们的作品,避免了“否定一切”、向他们反攻倒算的庸俗做法。相反,通过细致地观察批评对象,将其放入具体时代背景中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评价。特别值得强调的是,阿扎提・苏里坦的文学批评以很强的研究性和学术性而与前一时期的文学批评有着明显的区别。在他的评论中看不到带有明显夹杂着大量个人感情的感想性的东西,而是建立在客观分析和研究的基础上,将实践与理论结合在一起,据此进行总结和评价,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他的这种批评方法对同行们也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为当代维吾尔文学的学科建设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在整个研究实践中,阿扎提・苏里坦对当代维吾尔文学中涌现出来的着名作家、诗人们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这一敏感的问题给予了大胆的评价,先后对40多位作家及作品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由于评价客观,不仅使评价对象满意,而且也得到了其他同行和读者的认可和肯定。 三是建立了知识结构较为健全、具有创新精神的一支文学研究队伍。在文学创作中,文学研究队伍尤为重要。没有文学研究队伍,就不能保证文学研究活动得以深入、持续地开展。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的阿扎提・苏里坦,在近十几年里他主要的精力不是放在个人的研究方面,而是集中投入到了组织和培养研究人员方面。即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了在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和喀什师范学院组织和指导建立文学硕士、文学博士培养点方面。由他本人牵头,按照维吾尔族文学研究方向,吸纳和培养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促进了知识结构较为健全、具有创新精神的一支研究队伍的形成。目前,在整个自治区范围里,在维吾尔文学教学和研究中发挥骨干作用的绝大部分研究者都曾在阿扎提・苏里坦所牵头创立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点得到培养。目前,他们已成为了维吾尔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领域的主要力量。 人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是有限的。阿扎提・苏里坦在维吾尔文学学科建设和培养研究人才方面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个人的研究进程。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以他个人名义所从事的研究没有像从前那么高产。然而,他所培养的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特别显着。在各级报刊上,发表了不少研究水平较高的文章,也有专着相继问世,维吾尔文学研究呈现了良好的发展趋势。显然,这一振兴景象与阿扎提・苏里坦所作的重要贡献是分不开的。 三、知识丰富,观察和分析能力强,热爱文学,有着很强的文学献身精神。阿扎提・苏里坦的知识根基较为扎实,他以充分的思想准备投入了文学批评领域。他在考入大学以前就对文学有着浓厚的爱好和兴趣,通读了100多部中外名着,为他后来的文学研究奠定了较为扎实的知识基础。从1975年开始,他还用汉文创作了《风暴》、《死亡的小鹿》等短篇小说,并在当时的《新疆文学》发表,初显了自己在文学创作方面的才能。从1978年至1982年,他就读于南开大学中文专业,比较系统地得到了中外文学和文艺理论知识方面的培养。毕业后,他在新疆大学中文系任教,并讲授《中国现代文学》和《中国当代文学》等课程,同时,从事文学理论与批评研究,全面了解和掌握了汉族文学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确定了如何将其应用于即将着手进行的当代维吾尔文学研究的初案,并开始了实施的准备工作。他有效地发挥自己较为扎实的汉语文知识方面的优势,翻译了20多部中外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和文艺理论文章等作为课程辅助教材。这为因“文革”影响而精神干枯的广大维吾尔族读者了解世界,提升审美水平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时代潮流的推动下,在维吾尔文学批评领域里出现了比较活跃的学术气氛,各种学术争鸣呈现出热闹的景象。其中,如何看待西方文学,是这场争论的一个重点问题。对维吾尔文学创作的探讨较为集中地反映在如何评价“朦胧诗”等新的文学现象方面。当时,在维吾尔文学领域对于西方现代主义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对现代主义文学完全持否定态度,持这一观点的人占大多数;另一种是对现代主义文学的疯狂崇拜,将西方所有的东西都捧到了天上。而且,当时时兴的新诗现象,被敌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一派完全否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阿扎提・苏里坦以时代发展之总趋势为出发点,对新文学潮流进行了认真的探讨,并先后发表了《现代主义文学初探》《论现代主义文学》《艺术欣赏及其与文学艺术的关系》等一批文章,为维吾尔文学迈入健康发展之路的探索开了绿灯。“阿扎提・苏里坦切实以科学的态度对待了这一问题。明确指出了产生现代主义文学的社会原因和成为其形成依据的各种理论来源以及其主张者的各种学说等;并以具体的作品为例令人折服地说明了现代主义文学在思想内容方面的特点;概括性地分析了现代主义文学在当代的艺术特点,指出了表现方式方面的独特性。其次,在强调主张有选择地接受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在艺术技巧方面的优点的同时,提出了不能原版死板照抄的要求。作者关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科学态度和研究成果,为维吾尔文学领域的同行们正确掌握这方面的知识,消除盲目否定一切和盲目崇拜一切的现象,确实产生了重大的现实意义。”⑩ 从90年代中期开始,在维吾尔文学创作中,出现了长篇小说创作热,到2000年前后达到了顶峰。仅2000年一年之内,就创作出版了26部长篇小说,创造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纪录。(维吾尔族长篇小说创作起始于1974年,至1999年底,共有65部长篇小说出版,年均有2.6部长篇小说出版。)这期间,长篇小说的质量参差不齐,既有质量较好的作品,也有很一般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陆续有一批青年作者开始从事长篇小说创作,并有作品出版。但是,这期间的文学研究工作还不成熟,感想性的评论文章较多。所以将这期间的文学批评提升到专业研究的水平,通过客观、科学地评价青年作者和他们的作品,提出优点与不足,以取长补短,不断提高创作水平和质量,便成为了这个时期很有必要的一项工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阿扎提・苏里坦对在维吾尔族长篇小说创作中成果突出、影响较大的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赛福鼎・艾则孜、祖尔东・萨比尔、艾海提・吐尔地、买买提明・吾守尔、托乎提・阿尤甫、艾拜杜拉・易卜拉欣、艾合坦木・吾买尔、加拉力丁・拜赫然木等作家们的作品进行了专门的研究,并通过实质性的成果将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从而填补了这方面的一个空白。这期间,他的研究方向不断向宽度和深度拓展,在诗歌、散文、戏剧以及各种文学现象等方面的研究中也取得了不少新的研究成果,为形成完整的维吾尔文学研究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总之,阿扎提・苏里坦先生的研究范围宽广而深入,在从事当代维吾尔文学创作的作家、诗人中,已有100多人的整个或某个时期的创作活动、主要创作成果列入了他的研究范围。 阿扎提・苏里坦以丰富的研究成果,为当代维吾尔文学批评的发展与繁荣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他还以高尚的品德和独特的研究方法为同行们树立了榜样。他不仅为新时期文学批评队伍发挥了示范作用,而且也为新时期独特的文学批评精神的形成发挥了重要的潜移默化的作用。阿扎提・苏里坦心地善良,待人诚实,平易近人,对待工作认真负责,严以律己,酷爱民族文学事业;他为人师表、以身作则,一直勤奋工作、坚持不懈,不断探索;他喜欢向未开垦的荒地进军,他的每一项研究课题,都力求填补该领域的空白;在文学批评领域里,他起到了开路先锋、确定研究方向的作用。然而,他从来都不喜欢张扬自己所取得的成果,但对别人所取得的新的研究成果,总是满怀喜悦,并通过各种方式给予鼓励和支持。在研究中,他力戒个人动机掺入,以作品为对象,以公正为指导。由于他的评价公正、客观和深刻,使评价对象和读者都能诚心接受。他的这种品质和研究精神对后来的学术同行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并逐渐成为了新时期维吾尔文学研究的基本精神和准则。目前,维吾尔文学批评队伍的学术素质和道德素质都有了较大的提高。这不仅与阿扎提・苏里坦的文学研究方法的指导有关,而且与他的批评精神、职业道德、个人修养等的影响和作用也是分不开的。 注释: ①新疆作家网:http://www.xjzjw.com ②克里木江・阿布都热依木:《维吾尔文学批评史》,新疆大学出版社2013年12月,第258页。 ③同上书第260页。 ④克里木江・阿布都热依木:《论维吾尔文学》,民族出版社2012年9月,第264页。 ⑤阿扎提・苏里坦:《论当代维吾尔文学》,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年4月,第1页。 ⑥阿布都拜斯尔・许库尔:《论维吾尔现代文学》,民族出版社2010年6月,第24页。 ⑦依克巴力・吐尔逊:《阿扎提・苏里坦及其维吾尔文学研究》,新疆作家网:http://bbs.xjzjxh.com ⑧艾克拜尔・卡迪尔:《当代维吾尔文学批评史》,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8月,第150页。 ⑨依克巴力・吐尔逊:《阿扎提・苏里坦及其维吾尔文学研究》,新疆作家网:http://bbs.xjzjxh.com ⑩买提图尔逊・艾力:《论新时期维吾尔文学批评的前10年》,《塔 里木》杂志2006年第7期,第99页。 责任编辑 孙 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