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app > 西洋人写《闲情赋》
西洋人写《闲情赋》
2020-02-14

陶渊明的赋现存只三篇:《归去来兮辞》、《闲情赋》和《感士不遇赋》。其中,《闲情赋》是诗人绝无仅有的一篇绮情诗,浓艳深婉,无以复加,也是他“并非‘浑身是静穆’”的一证:

《闲情赋》是晋代陶渊明为数不多的描写个人爱慕思恋心仪女子之情的作品之一。此文风格特异,与陶渊明诗文一贯疏淡阔远的行文风格迥异。所以,历代文人谈及此文时,颇有有一些歧异的观点。尤其那些正统文人更是认为此文淫意太盛,故历代编纂文集时,多不选此文。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图片 1

诗人一连用十个“愿在……而为……”,反复吟哦、长久踯躅在理想女性的玉体襟怀间。鲁迅说得好:“……陶潜先生,在后人的心目中,实在飘逸得太久了。但在全集里,他有时又很摩登,‘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竟想摇身一变,化为‘阿呀呀,我的爱人呀’的鞋子。虽然后来自说因为‘止于礼义’,未能进攻到底,但那些胡思乱想的自由,毕竟是大胆的。”

如萧统在编选《陶渊明集》时便不纳此文,并在《陶渊明集序》中说:“白壁微瑕者,惟在《闲情》一赋。杨雄所谓‘劝白而讽一’者,卒无讽谏,何必摇其笔端?惜哉,无是可也”。这是最典型的批评此赋的观点。针对此论,苏东坡却说:“渊明作《闲情赋》,正所谓《国风》,好色而不淫,正使不及《周南》,与屈宋所陈何异?而统讥之,此乃小儿强做解事者。”以上两家所评,萧统以道德正统出论,而苏轼以世情文学出论,似乎各有道理。但是道统终究赢不了人性世情,更何况《闲情赋》有如此高的文学成就呢。

到了现代,《闲情赋》仍旧余音袅袅。钱锺书先生在《围城》中,这么写深藏在他心中的美女唐晓芙:“古典学者看她说笑时露出的好牙齿,会诧异为什么古今中外诗人,都甘心变成女人头插的钗,腰束的带,身体睡的席,甚至脚下践踏的鞋袜,可是从没想到化作她的牙刷……”只这几句话,晓芙之美就令人真个儿难忘了。但是,钱先生也“未能进攻到底”。除了在作者心中之外,美人唐晓芙后来不知所终,倒是给并不美丽的孙柔嘉出尽风头。但是,这里钱先生却明确提到了“古今中外诗人”。

然而,《闲情赋》是陶渊明创作的辞赋中唯一的一篇无论风格还是思想内容都很独特的作品。它填补了陶集中没有爱情描写的空白,表现了陶渊明丰富的内心世界,是中国文学史上描写男女爱情的不可多得的名篇佳作。

难道《闲情赋》在外国也有知音么?

但是此文并非单纯地只是抒写作者对爱情的渴望和对美人的热烈追求。赋中所述的女子德貌双全,是根植于现实世界的真实形象,显然不是曹植《洛神赋》中神女之类的虚幻场景。赋中的女子或实有其人,但其象征意义似乎更重一些:正如其序言所说,“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只邪心,谅有助于讽谏”。这或者是作者真正的用心之处,但此文极高的文学成就更使其拥有无与伦比的感染力。通读此文,我们感到的是一种无法抑制的爱意。赋中的‘十愿’让爱无处不在,而且是爱而不能,以致夜不能寐。

英国诗人丁尼生就深有同感或者通感。我相信他肯定没念过英译的《闲情赋》,但是,他的诗无论情感或是词句,同陶诗都极其相似!这真是时空远隔兮心有灵犀,大可称为西洋的《闲情赋》。丁诗人写的是十九世纪英文,我试着翻译成陶诗人时代的 “摩登”中文:

可以说,诗文中有了《闲情赋》,让陶渊明不再是是个神,而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真正的人。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陶渊明的平和淡远,看到不常有的清越激扬,也可以看到陶渊明作为南国诗人情辞溢于外的一贯风致,更看到他对屈宋辞赋的继承与发扬,他是汉魏以来小赋的集大成者。

愿在耳而为环,随朵垂之振颤;尽日夜而隐藏,或摩挲兮玉暖!

此文在诸集中较难找到,即使在陶集中,亦要全本才行。好在当今各出版社重印的《陶渊明集》,大都将此文补录付印,实在是我们这代人的幸运。偶购得新版《陶集》数种,书中《闲情》皆备,甚喜,钞录以志之。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觉心房之紧贴,罔愁绪罔闲情!知五内之休戚,欲独抱而无垠!

闲情赋并序

愿在项而为链,承酥胸之余芳;从长日而仰俯,载欢欣载惆怅;愿长卧以轻柔,愿勿解于未央!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淡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并因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间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丁诗人也愿化成理想女子身上的爱物儿,但就这么寥寥几件;陶诗人“愿为”这“愿为”那的,好像摆弄十八般武器一般。是不是可以说,中国人的想象比西洋人要丰富,至少以“闲情”而论是如此呢?可中国诗也有先天弱点。后人评论陶诗,说他在平淡中带有爽朗。比较这两诗人就立马可见,谁家诗人更爽而浪。

图片 2

国人是望着太空、对着虚空吟哦,洋人却绝不肯这么“窝空”。欧洲文学有一段时间,诗人写磨房女蔚然成风。洋人吃麦面,磨房就像超市那样随处可见。很可能又有那么几个磨房女儿,常常在门口搔首弄姿、倚门巧笑什么的,便惹得骚客们抓耳挠腮、诗兴大发。丁诗人这首标题就是《磨房主之女》。如果王维当年考了“托福”,移民泰西,谁能担保他不写《磨房女儿行》:“磨房女儿对门居,才可容颜十五余”?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攮皓袖之缤纷。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白云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余阴。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悁想以空寻。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凄惨而矜颜。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

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炯炯不寐,众念徘徊。起摄带以侍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迎清风以怯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召南》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闲情》由文学而音乐,于是有了舒伯特的《美丽的磨房女》。这是一部浪漫主义作品,在德语国家青年诗意般的漫游情绪上,加上了纯真的痛苦。日耳曼浪漫主义这个文艺流派热爱自然,渴望自由。读施莱格尔、诺瓦利斯、艾兴多夫等人,最叫我向往的,就是那种田园牧歌式的沁人心脾,那与山水林木俱来的闲情愁绪。多年前,我经常在德国莱茵河畔散步徜徉、游目骋怀。心里就老想着,如何走过一条弯弯绕的山路,突然间,一幢小巧的农舍闪将出来。那小屋子前边有一位莱茵少女,她身披一袭清晨的霞光,正在给一群鸟儿喂食哩。周围是一派宁静,只有鸟儿的欢声啾啾,还有姑娘的鸟语呢喃。少女穿着这一带流行千年的裙子,胸口开得很低,下摆撑得很开,恰像一朵倒过来覆在水面的莲花。那花,那山,那水,那人,那绿,那蓝,那明亮,那安宁,那空气里微微振颤的心曲,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像美梦一样长留在我的胸臆……

日耳曼人舒伯特本来就是理想主义者,浪漫主义又使他成了理想的感伤者。这种感伤也许同贫穷的苦恼,或失恋的痛苦等等无关,而是一种“纯度”很高的忧伤,也是最典型的闲情。古今中外诗人都富有这伤感的纯情,常常由自然景色激发出来。“一片飞花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飞花烟雨干卿底事?可见原是一个纯字了得。晏殊贵为宰相,无须伤春悲秋,感伤纯度就特高。“小园香径独徘徊”,“山长水阔知何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最是叫人击节欣赏。舒伯特的音乐无法在纸面复制,我只能通过歌词片段聊以传情:

早安,美丽的磨房女郎

是不是我的问候让你烦恼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