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app > 遇见盛开的地椒花
遇见盛开的地椒花
2020-02-06

今年二月,由于身体原因,我回到农村老家休养了若干时日。一个晴好的春日,母亲要把贮于窖内一冬的白菜搬出来晾晒一下。说不然天气回暖,白菜容易烂掉。白菜搬上来,一株一株的排着队码在一块青石板上,在阳光里沐着春风,更加显得帮白如玉,叶碧绿如翡翠,心乳黄似玛瑙,在四周还是荒凉寂寥的田地里,格外的春光灿烂。就在俯身欣赏的时候,我忽然瞥见有几株白菜竟鼓了肚子,拿起细细一瞅,居然看见有嫩绿的一个小枝微微探出尖尖的小头,似在打探春光。虽说生于农村,白菜对我而言,不过是冬日寻常人家菜桌上一道不起眼的菜品,入秋撒种,冬至连根拔起,扔于菜窖,一冬不用精心。来年吃完就算,剩余的不过填于猪圈,成了猪的美餐。所以,白菜上发新芽于我,还真是一件新奇的事。今年还未买猪仔,母亲赶忙拿来菜刀,手起刀落,白菜根须连泥带土掉在地上。母亲解释若不削根,白菜很快就会开花,不能食用。我以为去根之后,刚刚发出来的几只小芽必会枯死无疑。况且白天从屋内搬出的花夜间忘了收回,来日再看,已是枝蔫叶黑,了无生气。心中思忖,乍暖还寒对晚上并未重置于窖内的白菜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赶忙去探视那几株白菜,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在白菜撑开的肚子上,那小枝分明已经又有些许长长,且又生出更多分支,枝节上酿出油油的小叶越发青翠欲滴,绿意盎然。一两天后,小叶稍稍舒展,叶面上有一道挨一道纵深的褶皱,如同少女着的百褶裙,那种油油的绿嫩的似要流出水来。叶边还略略卷曲,环着叶的边缘,镶着一抹淡淡的紫痕,宛若漫不经心的涂了彩妆,娇媚无比。于是天天去看,看又生长出枝节,看嫩绿转成墨绿,等待吐出花蕾,等待有花朵展颜。

图片 1

图片 2

终究还是没待到花开,假日已到,我带着些许遗憾返城回家。一路上不停在想,小草生命力已够旺盛,纵经千踩白踏,或遭烈焰焚身,可是一夜春风,又是铺天盖地的碧绿。胡杨也是斗士,纵使干旱连年,风疾沙暴,始终是那浩渺沙漠里不朽的绿魂。可即便如此,它们到底也离不开阳光空气水及土壤的滋养。这样看来,那些无根无水无土但是仍能酿出新枝准备开花的白菜有着一种怎样超凡的生命力啊。到家之后,厨房里的景象更让我大吃一惊。半月前被拦腰切断的白菜,余下的菜帮被遗忘到厨房的一隅。收拾杂物被我发现时,菜帮已从外围烂到中心,软腻腐败,时有滑腻腻的汁水流出。甚至于白菜一侧已裹满灰黑的的一层长毛。即便如此,这个倔强的白菜疙瘩,仍在中央挺拔出一株嫩芽。可以看出,菜心里有株拇指粗细的枝是从底部断裂,可残存下来的断截面,依旧水灵灵地抖着精神。还有半截白菜,挤在犄角旮旯里,也是层层叠叠的烂掉。在左上部重物挤压下,这株白菜,竟然向右横逸斜举出了四五条小指粗细,十五公分有余的绿生生的枝条。在每个枝头顶部,向上挺举着一到两束的层层叠叠的花蕾群。花蕾只有小米粒大,但是多,挨挨挤挤,密密麻麻的相互簇拥着。娇绿的小小圆粒如怕生的婴孩,怯生生的抱成一团,让人心生怜惜。花蕾越往外层个头越大,不过最大的也抵不过一颗麦粒,纺锤状的小小身躯,有点袖珍火炬的样貌。有几粒性急的早已按捺不住,朱唇半启,露出一点鹅黄,在早春二月的单调枯寂里,这抹鹅黄比阳光似乎还多味道,更让人怦然心动。有个枝头,竟然迎面怒放着两朵活泼泼的白菜花!花朵称不上惊艳,也绝算不得漂亮,四个花瓣饱满的撑开,也不过指甲盖大小。就连花心里的蕊也是小眉小眼,全无惊人之处。花香亦是遮遮藏藏,若非凑近,断然嗅不到它那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清香。可是这点点的娇黄,活泼泼地跃然于这旁逸斜出的碧绿之上,真是一番别样的诗情画意!这蓬勃的绿,娇柔的黄,使得我满屋都是春光流泻!

早晨上班的时间,看到路边的花开了,粉白色的花树下,还有一丛黄色的迎春花含香吐气。下午,约了老张骑车去梅园赏花,一路迎风而上,不一会儿,我就感到有些累了。为了节约时间,明知车子气不足,还是匆匆出了门。

早春二月,天气乍暖还寒。当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中,春姑娘已悄悄将大地妆扮。

春寒料峭的北国二月,多少花草或仍处于温室,或久不发芽,或偶有临寒而开的,却以艳色示众,恃浓香诱人。然而这株株小小的卑微的白菜花,无论在清冷的旷野,还是跻身阴暗的墙角,在被整个世界遗忘的角落里,自己艰辛的发芽,倔强的成长,热烈的开花,淡然的芬芳,用灿烂的笑容绽放出别样的芳华,给我们枯寂灰暗的眼前增添了无边的春色。

到了植物园,我们从西北角进入,看到路边的梅花还是打着花苞,我有些失望。还是来早了,小区里已经有花开了,公路两边的垂柳绿萌萌的,在春风的吹拂中碧波荡漾。

禁不住春色的诱惑,迫不及待地去徒步踏青。在山林,遇见一片鲜花盛开的山胡椒林,收获了新春的第一份惊喜和感动。

非得秀色于枝头吗?定要遗香于千里吗?不若做早春二月里的一株白菜花,于贫贱处也能用卑微的绚烂,照亮整个春寒!

沿着弯曲的小路往前走,随手拍几张嫩绿的柳枝。柳树太小,不如小区公路边的垂柳枝叶飘逸,不免让人有些遗憾。“去前面的主路上,那里的垂柳应该好看。”老张说着带着我往前走。快到主路,远远的我就望到柳树下黄色的花儿,“快看,那些黄色的花儿。”我叫出声,加快了脚步。

那天天气格外晴朗,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只有一只山鹰在自由滑翔。山林里,一树的红果还来不及退场,各种山花已竞相绽放。

图片 3

松树撑开手指样的花蕾,在空中飞舞;红豆杉毛绒绒的花托上,火红的花蕊呈喇叭状散开,一朵朵密密缀在枝头,随风摇曳;杨梅树苍翠的叶片间窜出一支支嫩绿的花蕾,紫红色的花蕊或冒出个头,或撑开一把把小伞;低矮些的檵木也不甘落后,往翠绿中添了一抹素白。

黄色的迎春花,在柳树下枝繁华茂,星星点点的缀满嫩黄的小花,在微风中微微颤动。耳边是鸟儿欢快的鸣声,还有河水潺潺轻轻地流淌,蓝天白云微风碧波,鸟语花香垂柳依依,怎不让人迷醉在春天。

此起彼伏的鸡鸣声从远处传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舒心惬意。

图片 4

沉醉于迷人的春色,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山林养鸡场。身着艳丽服装的凤鸡或成群结队在林中追逐嬉戏,或飞上枝头引吭高歌。

春风吹着柳树漫长的枝条,狭长的枝叶就像一条条碧绿的小船,春风吹皱一池春水,三叶草像刚睡醒的胖娃娃,苜蓿静悄悄的探出来了,黄色的迎春花在风中摇曳,给美丽的春天带来勃勃生机。

更让人惊奇的是林中有一片集中的山胡椒树,柳枝般柔软细长的枝条上缀满了一团团、一串串金黄色的花簇,从空中倾泻而下,好像天女散花。

图片 5

每朵小花像一个个小金钟,又像一把把金色的小伞,一朵挨着一朵,相依相偎,之后便倾其所能,像听着口令似的一齐肆意怒放。远看洁净如雪,近了又像一群着金色羽翼的少女在翩翩起舞,时而娇羞,时而奔放。

一枝梅花悄然绽放,暗香疏影、易趣横生,淡淡的粉白,如水女青秀的脸庞,暗香阵阵,柔情似水。我拿起手机将这美永久的记下。

早已忘了一路的艰辛与疲惫,急忙掏出手机一阵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