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竞技宝app > 竞技宝app > 第七章 十架七言 转载《十字架之道》
第七章 十架七言 转载《十字架之道》
2020-01-30

何为君子?我的理解是:做人堂堂正正,有着远大的目标与追求,自己好,也希望别人好。说话做事,常顾忌对社会及亲友有益。

第七章 十架七言

图片 1

何为小人?胸无大志,懒惰懈怠,最要命的是看不得别人好。对优秀者嫉妒、百般诋毁而后快。背后放冷箭,诽谤,制造事端等等。这皆是无耻小人做派。

9.1 0 前言

闲读宋史,读到寇准丁谓这一段,偶有所感,聊以记之。丁谓罢相贬崖州,行经雷州,跟寇准有了二人一生中最后一次交集——寇准是之前罢相贬雷州司户参军,待遇稍好,比崖州近些。寇准派人给丁谓送了一只蒸羊。蒸羊大概是熟食一类的食物。

是的,现实生活中,小人无处不在。喜欢扇阴风,点鬼火,甚至还感觉良好。小人很少承认自己是小人,既不尊重事实,又不顺逻辑,还自以为是。小人似乎在母胎里就已经坏了,好像与人过不去,其乐无穷!君子坦荡荡,而君子总在明处,君子是干正事的大人,没时间琢磨人,议论人,做事雷厉风行!可稍不留意,就有被小人阴害的可能。因为君子爱阳光,小人喜阴暗。中国有句古话:明箭易躲,暗箭难防。小人见年轻人缺少经验,不是给予鼓励,亲自扶一把,而是打击,总是生怕年轻人别好了,因内心黑暗,总顾虑负面影响他什么,甚至别挡了他的阳光。小人之所以被称为小人,说白了,自始至终只想到自身利益,心胸狭窄,自私自利,言行不惜损人利己,甚至为达某一目的,不择手段。见到上级,脸皮厚,涵养好,对同事或下级,不惜冷脸脚踩、手按、口中歪曲。君子的特点是爱才、惜才,爱社会。小人的特点是嫉贤妒能,整人,只爱自己。

路加福音23:34,43-46

送出蒸羊后,寇准关门闭户,不许家人跟丁氏说一句话。他本人是何态度?丁谓求见,他老人家不见——没什么好说的。

因此,鲁迅先生一生痛恨小人。尤其善恨放他人冷箭的卑鄙小人。他提出:一个也不宽恕。笔者赞同这观点。宋朝的名相寇准,爱才心切,见毕恭毕敬,能言善辩的丁谓有才,便提拔了他。丁谓明着感谢,甚至一次在大臣们共同用餐时,寇准不慎汤污了胡须。丁谓竟起身用衣袖拭去,在人前,丁谓可说是演技高明,口里恩公恩师的喊着,背后却使着绊子。后来,他硬是联合小人把寇准从相位上推倒。再后来,他临死前看到了地狱,并写下《阴狱》一诗,想去见寇准谢罪。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至将死,其言也善吧。可是,看透他小人之心的寇准,坚决不见。光明磊落的寇准,依然是名扬千秋的名相,而丁谓小人戏也唱到头了,除了生命已熄,美名也进了《奸侫传》。君子与小人的结局,彰显上帝之公义。这正应了《圣经》言:上帝会以各人所行的,报应给各人。

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关门,不让家人跟丁谓接触,以寇莱公(寇准死后复爵莱国公,后人多尊称他莱公)的品行,应该是怕家人、好事者奚落丁谓,不会有其他理由。

《圣经》记载:当耶稣基督传扬福音真理,治病救人,所到之处,百姓皆拥护随行,这激起了当地统治者不悦,认为耶稣基督与之争权。因此,无任何罪的耶稣被与强盗一起钉在十字架上,其中左边一个强盗说:您若是神的儿子,可以从这十字架上下去呀!右边的一个则说:请您再次降临时,纪念我。耶稣说:今天,您就与我一同到乐园里。我们看出,同样的两个强盗,面临生命的终结,一个仍不思悔改,冷嘲别人,因而下了地狱,另一个却真心悔悟得救了。可见,人与人有着巨大的差别呀!

……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这就是一对知己(寇对丁是有提携之恩的)、上下属、政敌的最后一见。书中记述的,不过寥寥数十字,但寇和丁的一生都浓缩在这个场景中了。

生活中君子光明磊落,喜给各界精英、骨干,指点迷津,给予鼓励,让他们积极向上,为国多做贡献!而小人呢,总心术不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生怕有才干者抢了他的风头。对优秀者、积极向上者,多是百般诋毁,编排闲话,甚至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直到把其排挤在尘埃里,似乎才甘心。

那时约有午正,遍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日头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

寇准是君子,从以上桥段中基本可得出这个结论。而论说丁谓是小人,主要依据是丁谓如何干脆利落地“帮助”寇准罢相、离京、贬官而再贬官,丁的手法(术)是小人,所以他就是小人。

战国后期重要思想家、韩国贵族韩非子,与李斯都是荀子的弟子。当时韩国很弱,常受邻国的欺凌,他多次向韩王提出富强计策,但未被采纳。韩非子写了《孤愤》等一系列文章,这些作品后被秦王读了,极为赞赏。他对左右说:寡人得见此人与游,死不恨矣。据《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载:他不善言谈,但很会写文章,李斯自认不如。秦王为得到韩非子,曾下令攻打韩国。韩王派韩非子出使秦国,秦王得到韩非子很高兴,这使李斯非常嫉妒,害怕自己的地位被其取代。于是伙同大臣姚贾,在秦王面前说坏话,因此韩非子被关进监狱。不久,李斯派人送药,在狱中服毒而亡这妒贤嫉能是何等可怕,令人发指!给社会给他人造成危害,无以言说。可想害人者,这无耻的小人,一生会心安理得吗?!

耶稣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

当年的敌人上门了,却一句骂也没有,反而送一只蒸羊,还不让好事者折辱对方,这样的人是撑得起“君子”二字的。

因此,奉劝小人,做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大人!才智如何先不论,重要的是德行。小人不全是天生,通过学习正能量,读富有哲理《圣经》等著作;多向名人、伟人看齐,读其书;多学身边人的闪光点。每天小总结,每月大总结,常反省,常自律,要有羞耻意识,心胸开阔,善良为根,为自己,也为后代积些德。不学丁谓,到临终看到地狱才知悔改,已晚矣!明末书画家、文学家归庄说:植桂不在多,种德如种树。法国军事家拿破仑说的更确切:德行善举是唯一不败的投资。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大教学论》中说的更完美:平生德义人间通,身后何劳更立碑?

  大多数人临终时会回忆自己的一生,并对家属、朋友留下遗言。

寇准也不是无争议的人。他喜奢华,白日纵酒,筵宴铺张,想让烛泪绊住宾客的脚。在京城做宰辅时是这样,贬官到各地仍然这样。但这都是小节。他几乎是劫持真宗订了澶渊之盟,这个事于国于民,大概是有利的,因为国家百姓摆脱了兵祸之苦,但在皇家呢?却成了皇帝的心病,非要旧事重提,寇准届时就要被罢官。

2017年7月于北京亚运村雅居

  同样地,耶稣在十字架上将自己从道成肉身来到人世,到按神的计划被钉十字架上受难所经历的一切事,用七句话来概括,向世人宣告,即为“十架七言”。

丁谓还有一个污点,就是为寇准揩须(“溜须”一词的由来)。当时,丁谓好像也是参知政事,跟寇准在同一个房子里面办公,不然没有机会揩须。这个污点与得势后对寇准的霹雳辣手,恰成对比,就是苏秦所说的“前倨而后恭”倒了一个顺序。前倨而后恭,没有失节气,而倒过来行事,就是铁板钉钉的小人。

  让我们来探讨耶稣如遗嘱般的十架七言。

其实丁谓是个干才,做三司使时是抓钱粮的好手,人际周旋上,也能很快地勾搭起曹利用、钱惟演这些人。他很会抓机会,堪称算无遗策,对形势的判断基本准确。寇准败给丁谓,败在迂阔、傲慢,与轻敌。

9.2 1、“父啊,赦免他们吧!”

寇准离京前的涕泪纵横,是不是在作态?是想在舆论上造势?很难说清楚的。宁愿相信他是真性情,悔则悔矣,谋事不密、所托非人的懊恼、想做事却做不成的失落都在这一行清泪之中了。

9.2.1 腓立比书对耶稣的记载

寇准离京固然凄楚无奈,也真怪不得别人。他太想做事情,以为机会来了,却欲速不达。寇准缺少的,丁谓都有,这两个人,如果合二为一,那才是真正的了不得!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二章6-8节)

苏轼跟章惇,有点像寇准与丁谓。苏轼文名鼎盛,终究是文人心性,政治上稀松平常,甚至可说是糊涂。文章憎命达,不经过那么多的磨难,他也怕是难有后来的旷达境界吧。人生路万千条,各取所需而已。

  耶稣以爱与顺从的心,死在十字架上为人类开启了救赎之门。站在十字架下的百姓嗤笑:“他救了别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参考路加福音二十三章35节)

苏轼文章好,名气好,连“隐相”梁师成都要暗示自己是他的私生子。要知道,这个“隐相”,连蔡京也惹不起的。

  罗马兵丁戏弄他,拿醋给他喝,说:“你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连同钉十字架的两个犯人之一也讥笑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参考路加福音二十三章39节)

“奸”得出了名的蔡京,在书画上,蔚然而成一家。临死前总结一生,自己也知道,贪图的无非是安逸享乐。这跟李斯被腰斩前奢望回上蔡走犬行乐,实在是古今无不同。蔡京童贯各有居心,在皇帝眼皮底下分割权势禄位罢了。童贯也是厉害人物,一个阉人走出宫墙没多久就建了节,打了败仗却加封为郡王,这般恩宠待遇真是到了顶了。

  到名叫“髑髅地”的地方,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二十三章33-34节)

是不是君子有志,而小人无常行长志,只求贪图逸乐?为了保住恩宠和勋位,必须更加不择手段?也许。但是,有志者的典范范仲淹,却是有宋一代党争的开山鼻祖,而恰恰是这党争,葬送了北宋。所以说,清流也有误国的时候,只不过不是初心。宁愿相信范仲淹是“种下了龙种,收获了跳蚤”。

  耶稣断气前曾向神祷告,求神赦免他们:“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耶稣祈求神赐下恩典,赦免那些无知的百姓,因为不知道他被钉在十架上是为了救赎人类,也不知道自己甚是罪恶。

苏轼写过: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寇莱公眼望窗外,想象一匹瘦马驮着丁谓渐行渐远,会不会也要轻叹一口气?

9.2.2 耶稣用爱为钉他十字架的人祷告

寇准被丁谓弄权逐出京师,他这辈子再没有机会回去了。死后,也只能停灵洛阳。

  无罪的神子耶稣被钉上咒诅的象征——十字架,恳求神赦免将自己钉在十字架的人们,这爱何等长阔高深!耶稣是创造主、全知全能神的独生爱子,当然可以轻易地从十字架上下来。然而为了实现救赎的计划,他心甘情愿接受十字架的刑罚,并且用爱为钉他十字架的人祷告。

偶然雷雨一尺深,知为南园众君子。这是苏辙的诗。

  耶稣向神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这句话中的“他们”不仅指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嘲笑、戏弄他的人,也包括不接受耶稣基督,仍在黑暗中过着罪恶生活的全人类。

君子总是盯着空中的大雁看,不去在意脚下草丛里窜出的毒蛇。要么迂阔,要么就是太善良了。

  就像当年因不认识耶稣基督救赎的大爱,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无知的人们一样,如今世上仍有许多人因无知在罪孽中打滚。

以德报怨,以直报怨,寇准、苏轼都能做到的。丁谓、章惇难说。如蔡京童贯,却是新党旧党一般无二,挡自己路的,都要打。

  仇敌魔鬼属于黑暗并憎恨光明,所以它将属真光的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如今,魔鬼撒但依然借着属于黑暗的人,迫害行在光明中的人。

还有,丁谓受了蒸羊之后求见寇准,其实是他馁了,在他心中,至少在这一刻,他是自认不及寇准的。寇准闭门不见,是标准的“寇准式”的傲岸。这也算是寇准的胜利,这胜利与名位、官职、财富都无关,是节操、气质等讲不清楚的东西。这方面,寇准强他太多。

  对这样的人,我们应当怎样去对待呢?耶稣通过十字架上的第一句话,教导我们神的旨意和基督徒应有的态度。马太福音五章44节:“只是我告诉你们, 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意思是说,即使是面对迫害我们的人,只要是因不明白真理而犯罪,我们就应该宽恕,并以爱心祈祷,将他们引向得救之路。

寇准也是有污点的,为了回京做宰辅的班头,曾配合真宗搞了一次“祥瑞”。当时就有幕僚说,您老人家做了这事儿,一世英名尽毁!但寇准还是做了。人无完人吧。所以说,寇准也不是不懂得技巧(术),只是肯不肯做的问题,取决于能得到的东西,是否足够吸引他。窃以为,寇准一辈子想做霍光、董卓,不得其时,不得其位而已。他配合“祥瑞”,得到的好处是回京独揽大权,也真得到了。

9.3 2、“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宋朝真是一个好玩的朝代,罪臣少有被砍头的。重文抑武,才有狄青的郁郁而终,是武人的时代悲剧吧。再想想李纲一直不得重用,是因为高宗深恨他“孩视”自己,想岳飞那么小心地跟皇家剖白自己,还不是死在风波亭?想张浚、虞允文、韩世忠、吴玠,想嘉陵江上的钓鱼城,宋人真是有趣!——不仅仅是臣子,还有帝王。

9.3.1 经文

不死就总有翻身和重新登台的机会,后人才有故事和戏文看,也才会有那么多的耀目的星辰、人生供我等后生晚辈揣摩、借鉴。

  2、“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耶稣被钉在髑髅地的十字架上时,另有两个强盗分别钉在不同的十字架上:一个在耶稣的左边;一个在右边(参考路加福音二十三章33节。)

  其中一个强盗对耶稣嘲笑侮辱,另一个强盗却应声斥责他,又向耶稣表示了悔改之意,并接受耶稣。耶稣就对他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这就是十架七言中的第二句。

  那同钉的犯人有一个讥笑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二十三章39-43节)

9.3.2 无论何人,只要真心悔改,就可得救。

  耶稣说:他就是弥赛亚!无论何人,只要真心悔改,就可得救。

  四福音书中,有关于耶稣两侧、被钉在十字架的两个强盗,记载有所不同。马太福音二十七章44节:“那和他同钉的强盗也是这样地讥笑他。”马可福音十五章32节:“‘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那和他同钉的人也是讥笑他。”在这两段话里记载着两个强盗都讥笑了耶稣。

  可是在路加福音二十三章,其中的一个强盗斥责了另一个强盗,并悔改接受耶稣为救主而得救。这不是记录圣经者的失误,而是神刻意的安排。圣经是概括神旨意与大能的书,若是详细记载所有的内容,恐怕数千卷书也写不完。

  现今科技发达,可用摄影机拍下一些重大事件,来了解实况。可是在耶稣时代,只能以文字记载。通过四福音书的不同记录,可以更加真实地了解当时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情况。

  当耶稣为福音四处奔走时,许多人跟随他。有人为了聆听生命的话语,有人为了目睹神迹奇事,有些则是为了得到食物,更有人变卖了家产来服侍他。

  路加福音九章12至17节记载耶稣曾以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余人。由此可知,耶稣被钉在十字架的当时,除了憎恨他的人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爱他和看热闹的旁观者聚在四周。另外,现场还有罗马兵丁手持枪和盾牌维持秩序,再拉远镜头还可以遥望距离十字架稍远之处,沸沸腾腾呈半圆形围着的人群。

  此时在耶稣十字架的周围围着大祭司长、文士、以及许多群众,正在口吐恶言,咒骂耶稣。在这种嘈杂和喧嚷中,一边的强盗在咒骂耶稣。

  那么哪一边的人能清楚地听到其咒骂声呢?当然只有靠近强盗那边的人才能听得清楚。但这些群众又看到那对面的强盗,好像也是在面带怒气朝着耶稣咒骂,但他其实是在斥责那咒骂耶稣的强盗。因此部分群众以为两个强盗都在咒骂耶稣。

  在远处观看这场面,并未能听清另一面强盗说话而记录的马太和马可福音中都写两个强盗是在辱骂耶稣,而正确了解当时状况而记录的路加福音中,却写其中一个强盗不是在咒骂耶稣,而是向他悔改,并得到救恩。因当时他们所站的位置和角度不同,所以传达给圣经记录者的情形也不尽相同。

  全知的神为了后人分辨清楚当时的情形,便允许记录者在不同的角度上作了不同的记录。

  总之,圣经是准确无误并一点一画都不会落空的、绝对真实可靠的神言,当明白一些地方呈现记录上的差异,并非因神无能,乃是其中蕴含着神奇妙的旨意。

9.3.3 悔改的强盗所进入的乐园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时,对悔改的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这句话有属灵的含义。

  天国是神的国,是超乎人所能想像的地方。约翰福音十四章2节:“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诗篇一百四十八篇4节:“天上的天和天上的水,你们都要赞美他!”尼希米记九章6节提到:“你造了天和天上的天。”哥林多后书十二章2节,保罗提到:“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启示录二十一章2节则记载了神宝座所在的地点——新耶路撒冷城。

  天国虽然宽广,却不能任人为所欲为。神是公义的,要依据个人效法主而成圣的程度、成就神的国和神的义的程度,以及积攒奖赏在天上的程度安排适当的住所(参考马太福音十一章12节;启示录二十二章12节)。

  约翰福音三章6节:“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如此经文所述,如果在世的日子里,离弃“肉身”(即罪),靠圣灵生灵,成为属灵的人,将来到了天国要与属灵水准相等的人们,在同样等级的住处,永享尊荣。

  天国是由神治理的国度,所以无论哪个地方都是美丽幸福,地上任何美景都无法相比。就像我们国家有济州岛、郁陵岛等岛屿,有农村和中小城市,也有首尔特别行政市一样的大型城市,而且各地方的生活水准都不尽相同。同样,天国有着不同的住处,其幸福和荣耀的程度也各不相同。

  圣城新耶路撒冷是最荣耀、神宝座的所在之地,是这地上的皇宫或总统府的概念,也是效法基督、全然成圣的完全人居住之处。

  悔改的强盗居住的乐园则位于天国边陲地带。在那里住着勉强得救的人,他们是心中接受耶稣基督,但还没有过信仰生活改变生命的人。

9.3.4 为何悔改的强盗可以居住在乐园呢?

  那个强盗只不过按着属善的良心向耶稣认罪悔改,并接受耶稣为救主,仅仅得救。然而,他并没有按着神的话语而行、抛弃罪恶,也未曾向他人传过道,更没有侍奉过主,所以只能居住在没有任何奖赏的乐园里。

9.3.5 耶稣降至上阴间

  即使耶稣对那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并不表示耶稣只住在乐园里。耶稣乃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掌管整个神儿女所住的天国,包括乐园与新耶路撒冷城。这句话是表示他住在乐园,也住在天国的其它地方。